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2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讀史記李廣列傳

 李廣列傳寫得比衛青列傳有趣,這雖然不算重李輕衛的理由,但從字裡行間感受李廣豪邁不羈的性格,隱約蘊含遊俠品質。

我一直以為司馬遷對遊俠情有獨鍾,是因為自己受宮刑時,身邊沒有遊俠豪傑挺身助金贖罪;另一因素是為李陵聲援而受刑,轉而上溯其先祖李廣,故有感嘆之筆。

「(李)廣廉,得賞賜輒分其麾下,飲食與士共之.終廣之身,為二千石四十餘年,家無餘財,終不言家產事.」(史記李將軍列傳)

「家貧,財賂不足以自贖,交遊莫救,左右親近不為壹言.身非木石,獨與法吏為伍,深幽囹圄之中,誰可告愬者!」(漢書司馬遷傳)

李廣的輕財好施形象,成為司馬遷為李陵開脫辯解而獲罪時覓得的精神勸慰,或許有生不逢時恨不相見的遺憾。

「今游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困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

且緩急,人之所時有也.太史公曰:昔者虞舜窘於井廩……此皆學士所謂有道仁人也,猶然遭此災,況以中材而涉亂世之末流乎?其遇害何可勝道哉!」(史記遊俠列傳)

司馬遷不諱言李廣睚眥必報,藉機斬殺霸陵尉,這雖是實錄之筆,也突顯其行為的非法性,卻可能誘發司馬遷自我想像。

李廣與穎陰侯之孫灌強酒後夜行,遭醉酒的霸陵尉呵斥扣留,李廣部下騎從為其說詞,反遭譏辱。

這個小事件讓李廣在朋友面前臉上無光,我卻注意到這個發聲的無名騎從。

這是否與司馬遷為李陵辯解而獲罪的事件有點相似,無名騎從的護航無效,李廣一行人也遭拘留,等李廣復起後卻斬殺霸陵尉!司馬遷未必把霸陵尉想像成皇帝,或許是君側的小人。聲援的案主李廣有膽氣,其行不軌於正義地斬殺冒犯者;李陵與司馬遷的親友朋輩,卻沒有這樣互相撐腰的豪傑。

這個推論很難立證,而且也過於看輕太史公的史德,這個事件更可能只是實錄插曲,穿鑿附會的想像變成強作解人。



阿啡...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