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30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談新水滸傳之一

 
這是主題曲:兄弟無數
 
主題曲歌詞:
兄弟一二三四五,
兄弟個十百千萬。
兄弟相逢,三碗酒;
兄弟論道,兩杯茶;
兄弟投緣,四海情;
兄弟交心,五車話;
兄弟思念,三更夢;
兄弟懷舊,半天霞;
兄弟今生,兩家姓;
兄­弟來生,一個媽。
兄弟護國,三軍壯;
兄弟安民,萬世誇;
兄弟上陣,一群狼;
兄弟拉車,八匹馬;
兄弟水戰,千艘艇;
兄弟出塞,百只笳;
兄弟生離,兩行淚;
兄弟死別,一枝花。
兄弟情,夜空中萬千星點;
兄弟情,紅塵里無限光華;
兄弟情,是沒有色的酒;
兄弟情,是沒有牆的家。
 
真是俗擱有力而且煽情到不行的主題曲,但打中我了。堪與94版三國「這一拜」的副歌相比,
 
「長矛在手
刀劍生輝
看我弟兄
迎著烽煙大步來」
 
「新水滸傳」在中國與臺灣的收視率頗佳,雖然戲劇細節有不少錯誤,例如出現好漢在玉米田中打鬥(玉米約在16世紀才傳入中國),製作團隊表示找不到「高粱田」才在玉米田中拍攝。
 
「新水滸傳」刪去不少情節,一些小山寨入伙梁山的情節都省略了,雖讓劇情較為流暢,但不熟悉原著的話,可能會有不知道某些人從何而來的尷尬。因梁山好漢人數多達108人,部分場景可能分不清誰是誰,這也是困擾處。
 
原著中淫蕩歹毒的潘金蓮、放浪而有心機的潘巧雲、下賤潑辣的閻婆惜、勢利無情的賈氏(盧俊義妻)等「四大淫婦」,「新水滸傳」以較為寬容的角度重新詮釋,不同於原著仇視女性的態度。水滸傳中特有的法術,也盡皆被刪去,改以合理化解釋,例如戴宗神行法不靠甲馬,單純只是他腳程很快;公孫勝與高廉的鬥法也改成鬥陣「八卦陣」;天降石碣上書義士姓名,也是宋江、吳用與公孫勝等人設計安排的結果。或因中國官方不崇尚怪力亂神,而作的劇情修改。
 
「新水滸傳」的劇情,基本依照原著,因此引來觀眾批評照搬書的沉悶感,如引用小說寫景文來呼應戲劇畫面,這也太煞風景。
 
(林冲)「便去包裹裏取些碎銀子,把花鎗挑了酒葫蘆,將火炭蓋了,取氈笠子戴上,拿了鑰匙出來,把草廳門拽上;出到大門首,把兩扇草場門反拽上鎖了,帶了鑰匙,信步投東,雪地裏踏著碎瓊亂玉,迤邐背著北風而行。那雪正下得緊。」
 
你演就演唄,抄原文掉書袋做啥?
 
至於「魯提轄拳打鎮關西」,魯達那三拳也全無小說描寫的本色。
 
(魯達)
撲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鮮血迸流,鼻子歪在半邊,卻便似開了個油醬鋪:鹹的,酸的,辣的,一發都滾出來。
……
提起拳頭來就眼眶際眉梢只一拳,打得眼稜縫裂,烏珠迸出,也似開了個彩帛鋪的:紅的,黑的,紫的,都綻將出來。 
……
又只一拳,太陽上正著,卻似做了一全堂水陸的道場∶磐兒,鈸兒,鐃兒,一齊響。魯達看時,只見鄭屠挺在地上,口裏只有出的氣,沒了入的氣,動撣不得。
 
一拳釀味覺;二拳醒視覺;三拳聞聽覺,有聲光畫面不會用,照抄書有啥用。小說寫魯達的第三拳尤其妙,與魯達日後出家改名智深的僧侶身分相呼應。偏偏是這個殺人放火不燒香念佛的準假和尚幫鄭屠做了一全堂水陸道場送終,格外反諷。
 
我感覺基本上算中等程度的改編,尤其是覆滅一段的濃縮,悲壯有餘,但不致於讓人不忍卒睹。三國的英雄末路,是長時間分段的隕滅,加上分為三個陣營,把觀眾喜愛的人物分散了,傷感也略微減輕。梁山人物匯聚108人,僅於方臘一役,三停去二,讀者喜愛的人物可能瞬間就死傷殆盡,這種閱讀心理的轉折讓人一時難受,以戲劇聲光表現,惆悵感可能更深刻,
 
「新水滸傳」在這部份的把握還算妥當,不然義士接連身死何只讓英雄淚滿襟,連無情草木都可能為之落淚。
 
有些人會把《三國演義》中的劉備,與《水滸傳》中的宋江相比擬,但此次宋江相關劇情改編與人物塑造,隱然吸收曹操的部份性格與事蹟。甚至於我看到了一丁點教父第三集片尾的味道。
 
本劇的宋江融入部分曹操性格(別怪我誣賴啊!),如割髮代首取信林冲,欲其暫拋個人仇恨,緩殺落敗被俘上梁山的高俅。
 
86集,鏡頭拉遠景,宋江飲毒酒瀕死,獨自一人坐在屋外,最後人傾椅倒,孤單了此一生。這活脫脫是教父第三集中,柯里昂面臨妻離子散眾叛親離而獨自一人在小屋外老死的場景。只是艾爾‧帕西諾的演技明顯高於飾演宋江的張涵予。
 
劇情改編方面可能引人爭議,不過主題曲、配樂與動作場面可算上乘,幾乎有電影水準。
 
可能因為個人私心,新版三國真的看不下去;新版水滸雖未被全盤推翻,至少有亮點值得鼓勵。現在可是女性為消費主力的時代,如果水滸傳的經典新詮還視女性如洪水猛獸,那不被人罵死才怪。
 
ps:瓊英(黃瀛漩飾演),你真是太可愛了。
 
 
阿啡...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