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2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曹操與郭嘉(稿)

曹操與郭嘉(稿)

郭嘉傳載其死,曹操臨其喪云:

及薨,(曹操)臨其喪,哀甚,謂荀攸等曰:「諸君年皆孤輩也,唯奉孝最少。天下事竟,欲以後事屬之,而中年夭折,命也夫!」(《郭嘉傳》)

曹操推許郭嘉的優點之一,是他比較年輕,可能在曹操及其智囊百年以後,還可輔佐其子嗣。成名要趁早,這句話真的有道理。

禚夢庵《三國人物論集‧曹操幕下的人才》論及郭嘉,
「荀攸、郭嘉二人,一個是雍容大雅,一個精明敏捷,但此二人的智略都不在曹操之上,他們所獻的計策,也都是在征戰中的臨陣定謀,與荀彧、程昱、董昭等於危難之際,定立大計者不同。……由於郭嘉英年(三十八)早逝及曹操的有意推許,大約當時開始關於他的溢美之談頗多,而陳壽又好推祟名士,故《三國志》上的〈郭嘉傳〉寫得特別生動。」

禚夢庵的說法,可能成立。

太祖與荀彧書曰:「自(戲)志才亡後,莫可與計事者。汝、潁固多奇士,誰可以繼之?」彧薦嘉。召見,論天下事。太祖曰:「使孤成大業者,必此人也。」(《郭嘉傳》)

曹操認為郭嘉是可以共商大計者,只是在郭嘉死時,曹操上表朝廷卻說:「每有大議,臨敵制變。臣策(按,指曹操)未決,嘉輒成之。平定天下,謀功為高。」(《郭嘉傳》)

《郭嘉傳》裴注引《魏書》載太祖表,

故軍祭酒郭嘉……每有大議,發言盈庭,執中處理,動無遺策。……東禽呂布,西取眭固,斬袁譚之首,平朔土之眾,踰越險塞,盪定烏丸,震威遼東,以梟袁尚。

擒呂布,有史料支持。
「時士卒疲倦,太祖欲引軍還,(郭)嘉說太祖急攻之,遂禽布。」(《郭嘉傳》)
「時公連戰,士卒罷,欲還,用荀攸、郭嘉計,遂決泗、沂水以灌城。月餘,布將宋憲、魏續等執陳宮,舉城降,生禽布、宮,皆殺之。」(《武帝紀》)

取眭固,本傳未見其策,蓋別有所據。
「(建安)三年春……太祖要擊眭固。」(《武帝紀》);
樂進「擊眭固於射犬」(《樂進傳》);
于禁「別與史渙、曹仁攻眭固於射犬,破斬之。」(《于禁傳》)
徐晃「與史渙斬眭固於河內。」(《徐晃傳》)

斬袁譚、平烏丸、梟袁尚

從破袁紹,紹死,又從討譚、尚于黎陽,連戰數克。諸將欲乘勝遂攻之,嘉曰:「袁紹愛此二子,莫適立也。有郭圖、逢紀為之謀臣,必交鬥其間,還相離也。急之則相持,緩之而後爭心生。不如南向荊州若征劉表者,以待其變;變成而後擊之,可一舉定也。」太祖曰:「善。」乃南征。(《郭嘉傳》)

將北征三郡烏丸,諸將皆曰:「袁尚,亡虜耳,夷狄貪而無親,豈能為尚用?今深入征之,劉備必說劉表以襲許。萬一為變,事不可悔。」惟郭嘉策表必不能任備,勸公行。(《武帝紀》)

太祖將征袁尚及三郡烏丸,諸下多懼劉表使劉備襲許以討太祖,嘉曰:「……表,坐談客耳,自知才不足以御備,重任之則恐不能制,輕任之則備不為用,雖虛國遠征,公無憂矣。」太祖遂行。(《郭嘉傳》)

嘉言曰:「兵貴神速。今千里襲人,……輕兵兼道以出,掩其不意。」太祖乃密出盧龍塞,直指單于庭。虜卒聞太祖至,惶怖合戰。大破之,斬蹋頓及名王已下(《武帝紀》)

《武帝紀》載此謀出曹操自決,裴「松之案武紀,決計征備,量紹不出,皆出自太祖。此云用嘉計,則為不同。」蓋如曹操上表朝廷所言「臣策未決,嘉輒成之」,實策出曹操,郭嘉強化孟德出兵決心,正如糕孟庵評論郭嘉善於「在爭戰中的臨陣定謀。」曹操又說:「唯奉孝為能知孤意。」(《郭嘉傳》)反映曹操這位謀略高深者的孤寂感,賈詡、程昱雖謀略及之,然未能說之以動孟德之心,如程昱諫殺劉備,賈詡諫毋伐江東即是。這是策士與說客之別。

郭嘉兼具策士與說客之特質,深得孟德之心,故能「行同騎乘,坐共幄席」。這是二荀、賈、程等人不及之處,此為曹操推許郭嘉的優點之二。

郭嘉深通神算,善度形勢,明於見事,然其韜略多與謀臣同(如荀攸、賈詡、程昱,各見其本傳),偶有奇策(兵貴神速破烏丸),最大特點當是強化人主下決策的信心。

郭嘉與曹操的謀略形象越靠近,讀者感慨其悲劇色彩便越添幾分。曹操高喊「郭嘉不死,赤壁不敗」的夢想,讓我們以為郭嘉若在世,曹操打赤壁之戰便多了幾分勝算。縱使不勝,亦可立於不敗之地。當曹操越往三國第一人的頂端邁進,我們對郭嘉的期許讚嘆隨之上升。

衡諸實情,郭嘉實天縱其才,然置諸二荀、賈、程之列,不免稍遜一籌。四人皆可獨立作業,郭嘉多是贊主而決,高下之分,有識者自明。

PS:毛澤東推許郭嘉的原因,或許在此。毛期許部下成為輔佐人主下決斷的秘書,而非自立門戶倒戈相向的董事長。

PS2:此為草稿,雖有論點,證據仍嫌薄弱,待思慮縝密重釐定。權充回文。



阿啡…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