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3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國】粉筆還是書籤

「檢」是書函、書簽。《說文解字》:「檢,書署也。」段玉裁‧注:「書署,謂表署書函也。」「長檢」可以理解為長書籤。
 
至於在驢面上用粉筆書寫的說法,則見於《三國演義》第98回,
 
權見諸葛謹面長,乃令人牽一驢來,用粉筆 書其面曰:諸葛子瑜。眾皆大笑。(諸葛)恪趨至前,取 粉筆書二字於其下曰:「諸葛子謹之驢。」滿座之人,無不驚訝。權大喜,遂將驢賜之。
 
用毛筆在書籤上寫字,合乎情理。驢的毛皮一般是灰色,也有黑色(如關中驢)、白色與栗色的品種。如果直接用粉筆在驢面上書寫,白、灰兩色相近,顏色對比不足,加上宴會上喝了幾杯酒,怎可能容易看清楚呢?

 
原始資料的說法,在長書簽(假設是漢代的紙)書寫,白紙黑字,對比色足夠,就算醉裏挑燈看字,也能看清楚吧。
 
《三國演義》的說法,有可能是聽眾與創作者的常識,驢大多是黑色的,用粉筆在驢面上書寫合乎實際經驗,或者也跟當時人們的書寫方式相關。宋元時的《三國志平話》,沒有這段故事,如果詳細追究的話,可以查《太平廣記》或者宋人筆記,但目前沒這個功夫。推測當聽眾的文化程度低下,毛筆與紙張等文具用品,可能都沒用過,說話人在說講或創作的時候,如果提到故事人物在長書簽上用毛筆寫字,可能引不起聽眾的共鳴;如果用粉筆書寫、塗鴉是日常可見的行為,則在黑驢面上用粉筆寫白字,就是聽眾的實感經驗,容易有認同感。
 
當然以上的說法,缺乏證據,只是信筆書寫。
 
 
 
阿啡…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