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三國】桃園三結義與一文二武

 

同回中,劉、關、張三人率兵討伐黃巾賊,關羽、張飛分別斬殺程遠志、鄧茂,詩讚云:「英雄發穎在今朝,一試矛兮一試刀。初出便將威力展,三分好把姓名標。」[4]之後,劉備以「必出奇兵,方可取勝」[5]之計,大勝黃巾賊,詩讚劉備云:「運籌決算有神功,二虎還須遜一龍。初出便能垂偉績,自應分鼎在孤窮。」[6]在劉、關、張初起事時,因為人才缺乏,所以劉備只好主將充當軍師,籌劃計策以寡擊眾扭轉劣勢。在《水滸傳》中可發現與《三國演義》桃園三結義的人物組織相類似的組合模式,並且是山寨人物組織的一大特徵。此處論述的桃園三結義典範,並非侷限於同生共死的患難之交,而是擴充至「一文二武」或「一智二勇」[7]的典範形象。

劉邵《人物志》對「英雄」所下的定義,頗適合用來說明「桃園三結義」的「文/武」、「智/勇」。劉邵指出「夫草之精秀者為英,獸之特群者為雄。故人之文武茂異,取名於此。是故,聰明秀出謂之英,膽力過人謂之雄,此其大體之別名也。[8]其將現代慣用的固定詞彙「英雄」,一分為二,認為「英」是智略的表現;「雄」是膽力的象徵。至於「英」與「雄」之間的相互關係,

 

夫聰明者,英之分也,不得雄之膽,則說不行。膽力者,雄之分也,不得英之智,則事不立。是故,英以其聰謀始,以其明見機,待雄之膽行之。雄以其力服眾,以其勇排難,待英之智成之。然後乃能各濟其所長也。[9]

 

這便是為何「桃園三結義」除了關羽、張飛萬夫莫敵的膽識與武勇,還需要劉備運籌帷幄的智略來指導,方能力克黃巾,大勝而歸。常言道「雙拳不敵四手」,縱使關羽、張飛有百萬軍中取上將之首如探囊取物的高超武藝,當身陷寡不敵眾的局勢中,還是難逃敗走麥城的英雄末路。因此,智略與武勇應當充分配合,進而形成一文二武的桃園三結義典範形象。

但桃園三結義為何不是一武二文呢?針對此點,劉邵認為英(智略)、雄(武勇)兩種素質的比例傾向是,

 

然英之分以多於雄,而英不可以少也。英分少,則智者去之,故項羽氣力蓋世,明能合變,而不能聽采奇異,有一范增不用,是以陳平之徒,皆亡歸高祖。英分多,故群雄服之,英才歸之,兩得其用,故能吞秦破楚,宅有天下。[10]

 

每個人都可能蘊含英才、雄才兩種素質。劉邵明言每個人身上的「英」與「雄」的兩種素質不可截然分開,英才與雄才的區別,只是看何種素質在他身上佔據了主導地位而已。由人物素質的主導地位,可以將「桃園三結義」分成兩大系統四大要素,即屬於英才系統的文、智;和屬於雄才系統的武、勇,亦即英才是指劉備,雄才是指關羽、張飛二人。於是融合英才與雄才而以英才特質見長的英雄人物劉備,方能領導雄才特質超群的關羽、張飛,而形成一文二武的桃園三結義組織模式。


[1] 見《新校本三國志附索引》,卷36,〈關羽傳〉,頁939

[2] 同前註,〈張飛傳〉,頁943

[3] 見《精印三國演義》第1回,頁7

[4] 同前註,頁9

[5] 同前註。

[6] 同前註。

[7] 下文再提及「一文二武」時,亦可視為「一智二勇」,不再重出註明。

[8] 吳家駒注譯,黃志民校釋:《新譯人物志》(臺北: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卷中,〈英雄第八〉,頁85

[9] 同前註,頁86

[10] 同前註,頁8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