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3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筆】仇中的時代意義


臺灣文史相關研討會則補助優渥。

我生在此長在此,不代表只能喜愛臺灣文學。我樂見臺灣文學研究蓬勃發展,可以幫助更多臺灣人瞭解土生土產的文學作品,更希望生活在寶島的人們能容納多元文化與眾聲喧嘩。

不過,幸好碩士論文順利完成,畢業拿到文憑。本以為這種學術上的臺、中之爭會隨著政治輪替而漸趨中庸,事實卻非我預料。

臺灣還不是一個完整的政治個體,縱使有外來政權統治,經過幾十年的折騰後走上民主道路,讓大多數的平民百姓體會現代化的可貴。

政治、外交與經濟等困難,讓臺灣的政治人物開始動腦筋,是否可以倚強而立,茁壯為世界各國正視且承認的國家,這俗稱親中或賣臺。

有引領此風氣的領頭羊,便有仇視此風氣的族群。

仇中族群想方設法貶低中國文化,藉此表示中國並沒有想像中的強大,何必搖尾乞憐倚強而立呢?

我同意臺灣不須倚強而立,但疑惑為何需要「貶人抬己」,有時是貶人抬第三方。

例如貶低秦代的青銅器冶煉技術,認為羅馬帝國的鐵器能輕易擊潰秦軍。貶低中國秦代,抬高羅馬帝國,這又干臺灣啥事?純粹只是一種文化自卑,外求第三者的文化來攻擊自己假想中的敵人,這種心態真的很好笑。

網友認為這是張飛打岳飛,不論假設如何完整也是空談,畢竟這已是過去式,不可能發生,說再多也只是圖個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我小時候會在班上選一個人來討厭,隱約覺得有個讓人討厭的人,大家就不會討厭我。

兄長說:「為什麼要去討厭別人呢?這又沒好處,只是讓自己少一個朋友而已。」

臺灣現在的仇中風氣(尤其是年輕一代),每每讓我想起童年的處事態度以及兄長的告誡之語。

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來得好,雖然未必是真心與對方交朋友,點頭之交總比刀刃相向融洽得多。

我慶幸自己出生在臺灣,雖然每次掃墓看到墓碑上的祖籍是在海峽的另一邊,總在熟悉中帶著陌生,但這並不影響我熱愛這片土地的同時又鑽研中國文學。

美國從英國統治下獨立成為世界強權國家,現在兩國在外交上反而常有志一同(或許是一種不得以的妥協)。美國人可以研究莎士比亞文學,英國人也可以探究馬克吐溫的作品。這並沒有政治矛盾、族群仇恨與任何文化優劣勢問題。

真的只是雅量。相較之下,臺灣真的很像一個還沒長大的幼童國家。

政治與文化很難一刀兩斷,但「心遠地自偏」。

只要保持自己的心不被政治力引誘、干擾而偏差,總能依循本心做自己。

仇恨不會有任何意義,更不要把這種無謂的仇恨灌輸給下一代,讓他們去恨一個不知為何要恨的對象,輾轉綿延終鑄成大錯。

現實人生不能重來,未必要去愛你的敵人,但可以對鄰居友善。


阿啡...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