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3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筆】讀小說學兵法:以《三國演義》、《水滸傳》為例


傳說努爾哈赤經由《三國演義》學習兵法,一說兼及《水滸傳》,但我只查到網路資料如此云云,一時忘記原典出處為何。網友若有此資料,敬請見教。

女真人讀《三國演義》學兵法的史料,見下:

《清史稿》,卷三百四十四,額勒登保胡時顯
額勒登保初隸海蘭察部下,海蘭察謂曰:「子將才,宜略知古兵法.」以清文《三國演義》授之,由是曉暢戰事.天性嚴毅,諸將白事,莫敢仰視.然有功必拊循,戰勝親餉酒肉,賞巨萬不吝,人樂為用.嘗謂諸將曰:「兵條條生路,惟舍命進戰是一死路;賊條條死路,惟舍命進戰是一生路.惟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之一法.追賊必窮所向,不使休息.師行整伍,倉卒遇賊,即擊.每宿,四路偵探;臨敵,矢石從眉耳過,勿動.」於同列不忌功,亦不伐己功,尤嚴操守.凱旋過盧溝橋,他將輜重纍纍,獨行李蕭然,數騎而已.歿時,子謨爾賡額生甫數月,帝臨奠,抱置膝上,命襲侯爵,尋殤,以姪哈郎阿嗣,承襲一等威勇侯,自有傳.

額勒登保是滿洲正黃旗,曾於1792年擔任「駐藏幫辦大臣」,於同年離職。駐藏大臣是清代西藏地方之軍政長官、駐紮大臣。雍正五年(1727年)置。駐藏大臣會同達賴喇嘛、班禪喇嘛監理西藏政務,並代表朝廷主持並監管達賴喇嘛、班禪喇嘛以及西藏各大呼圖克圖之轉世、坐床等事宜。駐藏大臣與達賴喇嘛、班禪地位平等,後兩者上書皇帝須經駐藏大臣轉奏。

1797年,額勒登保與德楞泰,俱受陝甘總督楊遇春節制,共同轉戰鄂、川、陝,與白蓮教眾大戰。

額勒登保是乾隆年間人。乾隆十八年曾下令禁《水滸傳》,詳見《大清高宗純皇帝聖訓》,卷二百六十三,〈厚風俗三〉。內文提及,「皇聖至祖仁皇帝(按,指康熙)欲俾不識漢文之人,通曉古事,于品行有益,曾將《五經》及《四子》、《通鑑》等書,翻譯刊行。近有不肖之徒,並不翻譯正傳,反將《水滸》、《西廂記》等小說翻譯,使人閱看,誘以為惡。甚至以滿州單字還音抄寫古詞者俱有。似此穢惡之書,非惟無益,而滿州等習俗之偷,皆由於此。」

若女真族遲至乾隆朝才有人把《水滸傳》翻譯成滿州文,女真起事之初蓋尚無滿文版《水滸傳》。若女真初期的軍官是經由熟悉漢文者轉譯口授此書,藉以學習軍學兵法,如張獻忠故事,倒是有可能,但仍待查證。努爾哈赤若真從《三國演義》領悟兵法,也許是循同樣模式。

明末民變首領張獻忠,曾日使人說《三國》、《水滸》諸書,凡埋伏擊賊效之。(據清劉鑾《五石瓠》水滸小說之為禍條,引自朱一玄主編:《「水滸傳」資料彙編》(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2002),頁452。)

三國故事可感化人心。北宋蘇東坡在《東坡志林》中已說過鄉里頑童「聞劉玄德敗,悲蹙而有出涕者;聞曹操敗,即喜暢快。以是知君子小人之澤,百世不斬。」三國故事累積成書後,仍有此效。

順治十五年(1658)春,吳三桂請南征。初,張獻忠死,餘黨推孫可望為長,受約束,李定國常與之抗。可望惡其倔強,常以事故杖之百,定國恨甚。定國……為人勇幹剛直,目不知書。有昆明金公趾者,知其可勸,取世俗所傳《三國志演義》,為之誦說,定國樂聞之,已遂明斥可望為董、曹操,而期定國以諸葛武侯。定國大感誤(悟),謂公趾曰:「孔明何敢望?關、張、伯約之所為,不敢不勉。」自是益與可望左。(據清劉健《庭聞錄》卷三〈收滇入緬〉,引自朱一玄主編:《「三國演義」資料彙編》(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2003),頁566-567。)

《水滸傳》在明、清兩代越禁越紅,蓋此書說盡封建皇朝對平民百姓壓迫終將激起反抗,才能引起廣大民眾乃至士大夫階層(如李贄、袁中道)、國戚(如明武定侯郭勳)的喜愛。

清人李煥章在《水滸人傳》中記敘崇禎末年,一位出身農家的平民,因熟讀《水滸傳》而以兵法大敗盜賊秦渠,被稱為「水滸人」。鄉人以為他熟讀《孫子》、《吳子》(若習孫吳幾年矣?)水滸人答:「孫、吳我不知誰何氏?吾但知雪夜賺索超耳。」(按,實為「呼延灼月夜賺關勝,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孫子》、《吳子》確為兵家必讀的經典,但對文化不高的平民百姓或域外異族來說,「文不甚深,言不甚俗(庸愚子[蔣大器]《三國志通俗演義序》)」的白話小說,更容易深入人心而為其所用。

梁啟超曾言:「新一國之民,不可不先新一國之小說。故欲新道德,必新小說﹔欲新宗教,必新小說﹔欲新政治,必新小說﹔欲新風俗,必新小說﹔欲新學藝,必新小說﹔乃至欲新人心,欲新人格,必新小說。何以故?小說有不可思議之力支配人道故。」(見《飲冰室文集‧論小說與群治之關係》)

在梁啟超精論之前,《三國演義》與《水滸傳》已經為兵學小說化、普及化作了初步示範——欲新一國之國防,必新小說。

在網海渺茫的當下,謾罵《三國演義》之言時有所聞,只是他們都忘了該用何種態度與觀點去看待這部不朽的小說經典。


阿啡...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