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3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國】從盾起話頭


關東,在漢代當指函谷關以東的地區。約今河南省、山東省等地;而非明以降的山海關以東之地。

三國志中干字涉及武器之意甚多,多是干戈連用;或引「昔舜舞干戚而有苗服」的上古故事。

吳人韋昭著《吳書》,該書用盾字,似與揚雄的說法不合。但東漢末距西漢已遠,語言傳播也許早已不同。

「瞂」,音發。西晉葛洪《抱朴子˙外篇˙疾謬》:「利口者扶強而黨勢,辯給者借鍒以刺瞂。」

鍒,軟鐵。軟鐵可刺盾,用以比擬口舌之利甚於刀劍。

葛洪(284年-363年),字稚川,號抱朴子,丹陽句容(今屬江蘇)人。家中原為吳國世族。其祖吳系曾經在三國孫吳擔任大鴻臚,叔祖父是三國時方士葛玄。

似可為《方言》佐證,但考慮到時間(西漢、東漢)與地域(江蘇
、河南與山東),仍值懷疑。

三國志卷六十賀齊傳
齊性奢綺,尤好軍事,兵甲器械極為精好,所乘船雕刻丹鏤,青蓋絳襜,干櫓戈矛,葩瓜文畫,弓弩矢箭,咸取上材,蒙衝鬥艦之屬,望之若山。

「干櫓」皆可指盾,與「戈矛」修辭相對。
櫓,即大盾。《左傳˙襄公十年》:「狄虒彌建大車之輪,而蒙之以甲,以為櫓。」杜預˙注:「櫓,大盾也。」

這段記載也未必能呼應《方言》,因夾在對仗修辭敘述中。

寫了上述這串做啥呢?

只因疑惑「常所用長犀盾」為何用盾字,是否為當時人的常用語?書面語?

常用字為避諱,避無可避時則缺筆。只是不知曹操先祖或兩漢先帝的大名是否有盾字,才使陳壽三國志刻意避用盾字,或單純承祚慣用筆法與敘事巧合不及盾而已。

三國志卷十八許褚傳
褚斬攀船者,左手舉馬鞍蔽太祖。船工為流矢所中死,褚右手並泝船,僅乃得渡。

「左手舉馬鞍蔽太祖」,若記為「左手舉鞍作盾蔽太祖」,似亦可。或史家筆法自有其精妙處,非後人可妄改。

另外提揚雄。揚雄在《三國演義》中被視為負面人物,這對研究經學、文學的人可能會覺得有點奇怪。

諸葛亮舌戰群儒,嚴厲批評揚雄。

「若夫小人之儒,惟務雕蟲,專工翰墨,青春作賦,皓首窮經;筆下雖有千言,胸中實無一策;且如揚雄以文章名世,而屈身事莽,不免投閣而死,此所謂小人之儒也。」

這是批評揚雄光會寫書卻無治世長策。但人能留名青史,總得有點特長,揚雄的特長就是寫書,而且傳抄千古,成為後人瞭解古代人民生活的重要資料。揚雄編撰《方言》,注意到地方世情,眼光獨到。因與王莽扯上關係,就被罵為小人之儒,這反映庶民文化的觀點,書寫得多又如何?我們又看不懂,你趨炎附勢就是死罪。

揚雄是大賦家,後來卻視辭賦為「雕蟲篆刻」、「壯夫不為」,轉而研究哲學。仿《論語》作《法言》,模仿《易經》作《太玄》。

賦的文體風格可鋪張揚厲誇張其詞,故有「勸百而諷一」之譏。雖合「溫柔敦厚詩教也」的「譎諫」——不直言進諫,拐著彎說話讓人主領悟,保住老闆的臉面——之風,但富瞻典麗的文風反幾近百分百鼓勵人主,勸諫之語只有末尾的幾句,不到百分之一,故遭譏諷。

揚雄經蜀人楊莊推薦,獲漢成帝賞識,命他隨侍左右。期間他寫過幾篇賦用來譎諫,但效果不彰,反而讓人主變本加厲。如作《甘泉賦》諷刺成帝鋪張;又作《羽獵賦》仍然以勸諫為主題;作《長楊賦》對成帝鋪張奢侈提出批評。大概是寫得越多,老闆越愛,後來才放棄。

揚雄有此見識,未必無心治世,於是專心傳承演繹儒家經典。

其實揚雄練過輕功「寂寞殺死貓」,跳樓未死,京師諺曰:「惟寂寞,自投閣。」足見其武藝不凡。如果你相信,那我八成也會獨孤九劍。

揚雄與諸葛亮的傳世畫像頗為相像。







這不知是某種諷刺的巧合嗎?


於是又混了一篇。


阿啡...于

-----------------
三國志卷五十四魯肅蒙傳裴注引吳書
肅體貌魁奇,少有壯節,好為奇計。天下將亂,乃學擊劍騎射,招聚少年,給其衣食,往來南山中射獵,陰相部勒,講武習兵。父老咸曰:「魯氏世衰,乃生此狂兒!」後雄傑並起,中州擾亂,肅乃命其屬曰:「中國失綱,寇賊橫暴,淮、泗間非遺種之地,吾聞江東沃野萬里,民富兵彊,可以避害,寧肯相隨俱至樂土,以觀時變乎?」其屬皆從命。乃使細弱在前,彊壯在後,男女三百餘人行。州追騎至,肅等徐行,勒兵持滿,謂之曰:「卿等丈夫,當解大數。今日天下兵亂,有功弗賞,不追無罰,何為相偪乎?」又自植盾,引弓射之,矢皆洞貫。騎既嘉肅言,且度不能制,乃相率還。肅渡江往見策,策亦雅奇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