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活】無書可讀的環境

 

《三朝名臣言行錄》,卷二,

 

 

張舜民游京師,求謁先達之門。……唯歐陽公多談吏事。既久之,不免有請:「大凡學者之見先生,莫不以道德文章為欲聞者。今先生多教人以吏事,所未喻也。」公曰:「不然。吾子皆時才,異日臨事,當自知之。大抵文學止於潤身,政事可以及物。吾昔貶官夷陵,彼非人境也。方壯年,未厭學,欲求《史》、《漢》一觀,公私無有也。無以遣日,因取架閣陳年公案,反復觀之。見其枉直乖錯,不可勝數。以無為有,以枉為直,違法徇情,滅親害義,無所不有。且以夷陵荒遠褊小,尚且如此,天下固可知也。當時仰天誓心曰:「自爾遇事,不敢忽也。」(亦見《能改齋漫錄》卷一三〈歐陽公多談吏事〉條,可參看《宋史》卷三一九〈歐陽修列傳〉)

 

 

歐陽修貶為夷陵縣令,在今湖北宜昌。說到夷陵自然想起劉備與陸遜,這是勉強與三國帶上關係的話頭,權充押金。
 

 

夷陵百里荒(文忠公因此景寫下:「荒煙幾家聚,瘦野一刀田」)

 

公案是縣衙處理公私糾紛的公文檔案。文忠公正當壯年,猶思奮學,此感佩一也;欲求良史一讀而不可得,閱讀欲求無法滿足,遂以公文檔案為讀物,這一讀還讀出仰天誓心的體悟,此感佩二也。

 

 

恩師曾言:「人開始工作後,總會想再唸書。」工作多有千奇百怪層出不窮的困難處,求學環境的單純美好因而讓人回想不已。文忠公仁人文豪,提攜後進,多談吏事,傳輸為官之道的正面能量,諒不至有此淺薄殆心疲志。

 

 


歐陽文忠公畫像

 

 

環境對人的影響莫大。文忠公在夷陵任縣令四年,留下不少作品,其中有《祭桓侯文》,即祭奠張飛。

 

 

【祭桓侯文〈景祐四年〉】 謹以彘肩卮酒之奠,告於桓侯張將軍之靈:農之為事亦勞矣,盡筋力,勤歲時,數年之耕,不過一歲之稔。稔,則租賦科斂之不暇,有餘而食,其得幾何?不幸則水旱,相枕為餓殍。夫豐歲常少,而凶歲常多。今夏麥已登,粟與稻之早者,民皆食之矣。秋又大熟,則庶幾可以支一二歲之凶荒。歲功將成,曷忍敗之?今晚田秋稼將實而少雨,雨之降者,頻在近郊,山田僻遠,欲雨之方,皆未及也。

 

惟神降休,宜均其惠,而終成歲功。神生以忠勇事人,威名震於荊楚;歿食其土, 民之所宜告也。尚饗!

 

文忠公對地力民政有此認識,卻無力造甘霖,祇求於為人乃雄為神乃靈的桓侯,流露愛民之心。《歐陽修集》卷四十九,載祭文二十首,求雨與求晴過半數。人力有時而窮,不免求諸天地。只是不知張飛爺爺,可有以雷霆之聲震天動地,來場久旱逢甘霖。

 

 

文忠公又有《夷陵九詠》,其之五云:「行見江山且吟詠,不因遷謫豈能來。」蓋藉山水之助,寬慰貶官偏遠之心情。神州大地多美,若非經貶謫,終其一生可能都未至其地。這部貶謫史可是大塊假其以文章。

 

 

先賢風範如斯讓人嚮往。人存一心,有心治學修身者,縱身處窮山荒嶺,身邊只有制式的公文檔案,仍可讀出一片天地,一腔感時憂國的悲憫仁心。與古相較,現今圖書館多有,書肆林立,未必真無書可讀,而是無人讀。行千里路從生活中學習自是勝讀萬卷書;居陋室而能知興替察古今體人情,亦可由讀書開始。此自省一也。

 

 

PS:本想把文章寫短,控制在一千字左右,但資料隨找隨多。扣去引文尚不逾此限,只是要如何精簡,還得再訓練。

 

 

 

 

阿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