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3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活】今天突然想起好久沒有看見夕陽


 

有時想到深刻處,總會讓我駐足。

我望著河畔青翠油綠的稻田,稻秧在有時清淡有時濃豔的晚霞襯托下,正隨風起伏,如海浪般一陣一陣的起伏不定,如同澄碧般的大海。

 

我一直以為總有一天這波海浪會向我襲來,帶走我滿身的愁思哀情。

 

如果大海能夠帶走我的哀愁,就像帶走每條河流……。」(《大海》張雨生)

 

只是這樣的想望從來沒有實現,每當失意惆悵之時,我還是來到河畔獨坐,一個人靜靜的想。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半年。

 

二技一下學期的國文課,我遇到日後碩士班的恩師。

 

教授現代小說,他先讓同學分組,然後發數篇短篇小說給同學,希望以小組討論的方式,在課堂上輪流報告。

 

這種教學方式,意外的引起我們小組――暫稱為拋光組吧――的興趣。

 

拋光組的全體成員,在每個禮拜都會聚集到阿誠的宿舍討論現代小說。

 

討論方式為每個人先說閱讀小說後的見解,之後再由我總結,並提出隔天要報告的大綱,經大家推敲後定案,再找字跡漂亮的組員,將綱要寫在黑板,當天的報告人則是由我擔任。

 

這樣熱烈的現代小說討論,進行了好幾個月,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因為我讀工科,但對於中國文學向來難以忘懷,可以說是「身在曹營心在『漢』。」更因此被同學取了「中文系」的綽號。

 

當上臺報告幾次之後,某次下課恩師特別留我下來,詢問我是否有意願報考鄰近大學的中文碩士班,我當時感到震驚,因我只是個工科學生,怎麼有實力去跟研讀了四年中文的科班學生競爭。

 

但恩師認為我當時的國學底子不弱,如果再加強,也許有上榜機會。

 

恩師隨後開列的書單,希望我好好研讀。

 

因此,我在二技二時,一邊念工程數學,材料熱力學,真空技術等現代專業科目,一邊也念《中國文學史》,翻翻《左傳》、《史記》、《三國志》、《古文關止》等古籍。

 

十月時,因該中文碩班有舉行學術研討會,我報名參加之後,在當天就厚著臉皮跟該校的學姐借文學史筆記影印。這本筆記後來成為我考上中文碩班的寶典,至今還保存著。

 

中文碩班放榜時,我是備取第一名,本以為希望渺茫,卻在幾週後接到錄取通知,我興奮的衝下樓跟老媽報告。只是她冷冷的說:「你是青盲雞啄到米!」雖然她口頭上這樣說,但隨即說要帶我去燒香拜拜謝謝神明保佑。

 

可愛的老媽,其實她也很高興吧?!

 

現在回想起這些往事,覺得人的際遇真的很奇妙。

 

因為一堂國文課,我從工科跳到文科,也因為如此在當時認識了許多好友,共同經歷許多苦悶、辛酸與喜悅的事情,例如:半夜到學校操作實驗機器,每天用砂紙磨鐵塊。

 

常常是同學下課去網咖、撞球間;我們拋光組放學只能去實驗室。

 

但是這些青澀的回憶都變成我的珍藏,化成文字躺在硬碟裡,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時刻,我總會開啟那道時光之門,讓心情回到那段黃昏晚霞渲染河堤翠草的求學時光。

 

蔡琴《被遺忘的時光》

是誰 在敲打我窗
是誰 在撩動琴弦
那一段 被遺忘的時光
漸漸地 回升出我心坎

……

是誰 在敲打我窗
是誰 在撩動琴弦
記憶中 那歡樂的情景
緩緩地 浮現在我的腦海

 

歡樂的回憶,從來不放過我,只是常常遺忘。

我總是得藉著深夜的晚風幫忙,在鍵盤上逐字敲打出我的心情點滴。

我不奢望可以將痛苦的回憶完全忘記,只希望它不要在我最失意的時候湧上心頭,因為那時的我總是脆弱地無法承受。

 

只能借助喜愛的音樂,一首接一首的驅趕強襲我心的寒意。

 

我懷念的,河堤上的餘暉、晚風,祢能再帶我快樂忘憂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