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三國】《三國志》劄記之一:《劉二牧傳》筆法



在陳壽筆下,我們看不到劉璋守的善言是啥,只知道他容易聽外言。宋襄公,我們熟。徐偃王是誰?酈道元《水經注》載:「偃王治國,仁義著聞,欲舟行上國,乃導溝陳蔡間,得朱弓赤矢,以得天瑞,自稱偃王。江淮諸侯,從者三十六國。周王聞之,遣使至楚,令代伐之。偃王愛民不鬥,遂為楚敗。」《後漢書‧東夷列傳》亦載:「偃王仁而無權,不忍鬥其人,故致於敗。乃北走彭城武原縣東山下,百姓隨之者以萬數,因名其山為徐山。」

 
「百姓隨之者以萬數」,這竟讓我想起劉備。詭異的巧合。
 
徐偃王「愛民不鬥」,「不忍鬥其人」。建安十九年,劉備圍攻成都數十日,「城中尚有精兵三萬人,穀帛支一年,吏民咸欲死戰。」(《劉璋傳》)這讓我想起建安五年,趙韙圍攻成都的情景。時移勢遷,曾幾何時劉璋引以抗戰逆臣的東州士精銳,無復當初之用。季玉感慨說道:「父子在州二十餘年,無恩德以加百姓。百姓攻戰三年,肌膏草野者,以璋故也,何心能安!」劉璋事功難比宋、徐,其心則近似徐。《劉璋傳》不載其善而彰其闇弱,季玉縱無小善小惠,然陳評「璋才非人雄,而據土亂世,負乘致寇,自然之理,其見奪取,非不幸也。」斯言過矣。我想陳評何以如此,當因承祚為蜀臣,若書劉璋之小善小惠,不免則彰顯劉備奪取益州之非是。故《劉二牧傳》但敘劉焉屠殺州中豪強大姓,又派張魯、張脩住漢中,絕地自守,圖謀不軌。劉表上表言劉焉懷僭越之心。君朗包藏禍心,引發任岐、賈龍反攻,竟血腥鎮壓破之。劉璋與通家龐羲情好攜貳,趙韙稱兵內向,皆其敗績。此解古人先我而得。趙翼《二十二史劄記‧三國志》一人二史各傳條載:「劉焉乃劉璋之父,其地則昭烈所因也,欲紀昭烈,必先傳璋,欲傳璋,必先傳焉,故亦立其傳於蜀志之首。」陳壽用如此筆法撰寫《劉二牧傳》,不得不然耳。既不能顯其善,揚其劣可矣,但劉璋又無明顯劣跡可書,發微索隱,批評其人格個性溫仁、闇弱、無決斷,而使「趙韙稱兵內向」,「龐羲、李異(因反殺趙韙建功)等皆恃功驕豪」。陳壽《益州耆舊傳》還補上一個部將謀反的事跡。陳評實不近於厚道。范曄(398年-445年),字蔚宗,南朝宋國政治家。他沒有陳壽身為蜀臣為人主迴護的包袱。《後漢書‧劉焉傳》對劉焉雖有貶詞,評劉璋則較公允。
 
劉焉睹時方艱,先求後亡之所,庶乎見幾而作。夫地廣則驕尊之心生,財衍則僭奢之情用,固亦恆人必至之期也。璋能閉隘養力,守案先圖,尚可與歲時推移,而遽輸利器,靜受流斥,所謂羊質虎皮,見豺則恐,吁哉!
 
劉璋克紹箕裘,然不因「地廣則驕尊之心生,財衍則僭奢之情用」。閉地自守,與時推移,毫無進取之心,只想做他的偏安之主。外人如諸葛亮、龐統、周瑜、甘寧都看不過去,認為這樣的人主浪費益州這塊大好材料;此舉也悶壞了益州有才志士。劉璋臣下法正、張松都覺得不弄點大事做,老子怎麼有大官做。張松接洽一號買主曹操,對方不買帳,拿不到升大官的印象分數;相較於他老哥張肅見曹操,被拜為廣漢太守。張松於是轉向二號買主劉備,展開賣國計畫。法正客居益州,不受重視,也想換人換黨做做看,明年選總統,請買家支持,搏個升官發財封妻蔭子的機會。范蔚宗說「劉璋把國之利器示人,根本就是身披虎皮的羊,一見到豺狼就嚇得要死,可嘆啊!」劉璋這隻呆肥羊雖有虎臣黃權、張任、嚴顏,別說虎皮,連虎斑都貼不上;但用豺狼比喻劉備很適合。
 
瞎七瞎八,半文不白的扯了一千多字。結論是陳壽寫劉焉壞話還有資料,寫劉璋惡評只能勉強找趙韙、兒女親家龐羲專權這樣的話頭。陳壽為了劉備,不能寫劉璋好話,實際上也找不到好話材料。劉璋又沒幹過啥大壞事,陳壽只好批評他的個性、人格,更說劉璋的領土那麼肥美,讓人流口水,被盜賊奪取吃掉是自然的道理,藉此幫劉備脫罪。只是他用「負乘致寇」不夠高明,因為這等於間接罵劉備是賊寇、竊國者。
 
別人的文章看不爽,自己寫一篇來爽,這篇寫到最後還蠻爽。
 

補記

今早檢索,發現已有探討劉二牧治理益州的學術論文。伍伯常:〈方土大姓與外來勢力:論劉焉父子的權力基礎〉,《漢學研究》第19 卷第2 期(2001.12),頁201-220

 

伍文解釋劉璋將國之利器示人的不得以原因。謹引摘要及連結如下,敬請參閱。

 

在益州建立割據政權的統治者之中,劉焉父子向來被視為失敗的典型,一直得不到應有的歷史評價和地位。本文寫作的目的,旨在重建劉焉父子在益州創立及維持政權的過程,以求取他們的活動實況。為了打擊境內豪宗勢力,劉氏政權在早期致力收編黃巾餘黨、青羌和東州兵作為武力後盾。但方土大姓始終支配著人心向背,是割據者賴以穩定政權的關鍵因素;壓制打擊,只會令政局動盪不安。趙韙之亂後,劉璋乃改變一貫策略,積極爭取方土大姓支持。這個歷史現象,不但是大族影響地方治亂的最佳說明,同時也展露了一個重要事實:割據者要突破歷史約制,進而創造潮流,很不容易。益部豪宗雖為劉氏政權帶來和平穩定,他們的凌慢態度卻令劉璋感到難奈,亟思引進外力以資制衡,劉備遂在這種心理背景下被劉璋迎入益州,令當地的政治面貌再一次產生劇變。

 

http://ccs.ncl.edu.tw/Chinese_studies_19_2/201_220.pdf


 
 
阿啡…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