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3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國】病貓?老虎!傻傻分不清楚:談劉瑁與劉琦

 

孔明曰:「子敬欲見公子乎?」便命左右請公子出來。只見兩侍者從屏風後扶出劉琦。琦謂肅曰:「病軀不能施禮,子敬勿罪。」魯肅吃了一驚,默然無語,良久言曰:「公子若不在,便如何?」孔明曰:「公子在一日,守一日;若不在,別有商議。」肅曰:「若公子不在,須將城池還我東吳。」孔明曰:「子敬之言是也。」遂設宴相待。

  宴罷,肅辭出城,連夜歸寨,具言前事。瑜曰:「劉琦正青春年少,如何便得他死?這荊州何日得還?」肅曰:「都督放心。只在魯肅身上,務要討荊,襄還東吳。」瑜曰:「子敬有何高見?」肅曰:「吾觀劉琦過於酒色,病入膏肓,現今面色羸瘦,氣喘嘔血;不過半年,其人必死。那時往取荊州,劉備須無得推故。」(《三國演義》第五十二回)

 


三國演義(1994年):劉琦向諸葛亮請教全身遠害之法

 
 

劉瑁、璋兄弟,與劉琦、琮兄弟多有共同點:一、皆父親病死,由臣下代立。二、皆是兄長病逝。三、兄弟行事與曹操、劉備多有關聯;皆由弟弟向曹操示好。四、領土皆落入劉備之手。五、兩對兄弟同姓,名子偏旁皆玉字邊。

 

劉瑁在小說中未曾出場,僅提到姓名,敘述大致照搬《三國志‧二主妃子傳》,惟強調早殀(少壯而死)。劉備遺詔言:「人五十不稱夭。」(《先主傳》裴注引《諸葛亮集》載《先主遺詔敕後主》)人過五十,已非少壯之年,《三國演義》寫劉瑁早殀,也許認定劉瑁年未過五十而死。

 

法正復奏曰:「吳懿有一妹,美而且賢。嘗聞有相者,相此女後必大貴。先曾許劉焉之子劉瑁;瑁早殀。其女至今寡居,大王可納之為妃。」漢中王曰:「劉瑁與我同宗,於理不可。」法正曰:「論其親疏,何異晉文之與懷嬴乎?」漢中王乃依允,遂納吳氏為王妃。後生二子:長劉永,字公壽;次劉理,字奉孝。(《三國演義》第七十七回)

 

劉琦少壯而病死的人物形象極鮮明,小說讀者很難略過。劉瑁兄弟與劉琦兄弟又有許多共通點,讀者但見史書記載劉瑁狂疾物故,很容易聯想到小說中劉琦病懨懨的模樣,從而認定劉瑁是個多病不能視事的廢人。此閱讀印象誤區,是從史料片段記錄結果而判定整體過程;加上劉琦的病漢人物典型,文獻闕如的劉瑁因而被比照人物形象認同,成為傳說中不得不然的病鬼。

真實的劉瑁身體狀況如何,僅能從些許非直接證據考察。劉焉有四子,長子範為左中郎將,仲子誕治書御史,季子璋奉車都尉,皆從獻帝在長安。唯獨叔子(三子)劉瑁常隨左右,為別部司馬,可略見其親愛之心。劉焉稱霸益州,兵馬倥傯幾經戰陣,又別部司馬乃軍職,需領兵作戰,除非特例,體弱多病者焉能素隨?「益州牧劉焉以(張)魯為督義司馬,與別部司馬張脩將兵擊漢中太守蘇固,魯遂襲脩殺之,奪其眾。」(《張魯傳》)此例證僅能說明劉焉麾下別部司馬有統兵之職權。晉王導於永嘉末年上奏言及:「倉舒(按,曹操子,年十三病亡),愛子之寵,贈不過別部司馬。」(《晉書‧王導列傳》)此為別部司馬虛銜之證。唐杜佑《通典‧卷三十三‧職官十五》、明郎瑛《七修類稿‧卷四十二‧事物類》採錄此條。此條不見《三國志》,蓋別有所據。存而不論。體弱多病仍從軍戎之例,如曹操軍祭酒郭嘉「自在軍旅,十有餘年,行同騎乘,坐共幄席。」然屬參謀之職,無須用武。惟上述非直接證據不足確證劉瑁非孱弱之人,然現有史料亦不足證劉瑁為孱軀病體。

劉焉又為三子劉瑁娶有貴相的吳懿之妹,可見其親睞。傳言劉本欲納吳氏為妾,礙於輩分,加上是故友(張懿之父)的女兒,只好作罷。劉焉納妾不成,便將吳氏納為三子別部司馬劉瑁之妻。此說無據,蓋欲加之罪,藉此詆毀陰圖異計的劉焉。

或疑劉備納吳氏,《三國演義》言生二子:劉永、理,貌似吳氏生育機能正常。此乃小說家之言。《三國志‧二主妃子傳》未載吳氏生子,劉永與理,皆庶出,更非一母所生。劉瑁既與吳氏結褵十幾年,未見子嗣史料,或以此推論劉瑁體弱不能人道,故無子嗣;或導出劉瑁剛結婚就病死,以及《三國志‧劉璋傳》與《華陽國志》所記劉瑁史條皆非的論調。劉備與吳氏亦無子嗣資料,何以能據無子嗣便論劉瑁體弱?此皆於史無據。

根據以上論述,劉瑁病體印象當從《三國演義》中劉琦的人物形象而來,讀者因劉瑁兄弟與劉琦兄弟之共通點而產生聯想。劉瑁事跡及身體健康狀況,史料既不足徵,貿然對其進行健體或孱軀的二分法,皆無確證,立論不穩。存而不論,暫待確切資料出土,應較妥當。

 

 

 

阿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