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3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國】郭嘉:他怎麼那麼紅?(010318增訂)

 
 
 
不過,郭嘉亦認為劉備有萬人敵關羽張飛跟隨,而劉備得人心,不會為人之下。所以向曹操上諫「古人有說:『一日放縱敵人,便成數世的禍患。』,宜早些建立恰當的位置。」意思就是要軟禁劉備,但曹操卻不接納軟禁劉備的計謀,為了使他心服於自己,反而對劉備更親近。
 
 
私註:這段根據《傅子》。
 
 
我對這批無名編撰者真是佩服到極點,居然將裴松之質疑的「案魏書所云,與傅子正反也」,自我感覺良好的拗成「軟禁」。
 
 
另外有一篇流傳很廣的文章,篇名屢改:
 
[青梅煮酒之五]天生郭奉孝_聽草洛神_百度空間
 
以下都是轉載改名的狗頭標題:
 
神目如電的天才:曹操最年輕最詭奇的謀士郭嘉
 
又名
潁川浪子郭嘉(轉)
 
找到此文原始作者:周澤雄。
 
 
此文似收入周氏專書出版,三國英雄基因:窺探三國英雄的心靈角落
 
此文大概是「維基百科郭嘉條」想出軟禁劉備的出處,
 
天生郭奉孝 - 周泽雄文字客栈 - 燕谈博客
 
總體上看來,對謀士的建議極為重視、較少獨斷專行的曹操,偶爾的力排眾議,往往也因為這樣一個前提:「此郭奉孝與我有同見也。」如曹操堅持不殺劉備的主張,就只有郭嘉附議。遺憾的是,曹操對郭嘉意見的領會不深,致使後來放虎歸山,鑄成大錯。郭嘉的本意是對劉備實施軟禁,雖不必殺,但絕不可縱,「一日之縱,數世之患。」後來曹操讓劉備帶兵打袁術時,郭嘉恰巧不在,這便留下了無窮後患。這大概也是曹操惟一一次沒有聽從郭嘉的意見,竟從此種下了不可彌補的後果,難怪他要感歎「恨不用嘉之言」了。
 
該文衍生出郭嘉有「軟禁劉備」之意,當從「一日縱之」的「縱」字聯想而起。此語出處《左傳僖公三十三年》:「吾聞之.一日縱敵.數世之患也.謀及子孫.可謂死君乎.遂發命.遽興姜戎.」
 
這句話的時空背景是秦、晉殽山之戰。晉文公過世,襄公繼位,此時秦穆公派兵攻打鄭國。秦軍行軍途中被鄭國商人弦高以詭計犒軍,認為失去攻打先機,於是轉而攻打滑國,勝利後取道返回秦國。
 
 
晉國大夫原軫以秦國當晉國新喪國君之時未曾派遣使者致哀;又意圖攻打晉國的同宗國(兩國同姓姬)等兩項理由認為:秦國已經先失去儀禮,不用再想著以前的事,我聽說:「一日放縱敵人,會造成後代好幾世的災患,我們要為後代子孫謀畫!」以此勸服大夫欒枝,並讓晉襄公出兵討伐回師的秦軍。在同年夏四月辛巳日,秦、晉兩軍於殽山遭遇並發生會戰,秦軍全軍覆沒,三位將領為晉國俘虜。
 
古語典故如此。與郭嘉同時的劉曄也引用過這句話,時當關羽死於孫吳之手,孫吳遣使稱藩,
 
《劉曄傳》
後(劉)備果出兵擊吳。吳悉國應之,而遣使稱藩。朝臣皆賀,獨(劉)曄曰:「吳絕在江、漢之表,無內臣之心久矣。陛下雖齊德有虞,然醜虜之性,未有所感。因難求臣,必難信也。彼必外迫內困,然後發此使耳,可因其窮,襲而取之。夫一日縱敵,數世之患,不可不察也。
 
 
劉曄引用此語的用意與晉大夫原軫一樣,都是要趁機幹掉對方,而不是姑息軟禁。郭嘉既然引用這句古語,歷史常識不會比劉曄還差吧!?怎會望文生義,見到「縱」就想到軟禁?這是否太想當然耳?有無曲解古人文意之嫌疑?郭嘉有這麼紅嗎?
 
 
《郭嘉傳》自「郭嘉字奉孝,潁川陽翟人也……子深嗣。深薨,子獵嗣」,約1171字,傳記資料算豐富。《傅子》對郭嘉讚譽有加,本傳共引用七段注,約1400餘字,超過本傳字數。這讓我想起趙雲這個別傳比本傳精彩的人物。
 
 
裴松之注《郭嘉傳》引用《傅子》,但也忍不住吐槽兩句,除「殺劉存劉反覆」之外;在「(孫)策臨江未濟,果為許貢客所殺」條下加案語,
 
 
臣松之案武紀,決計征(劉)備,量(袁)紹不出,皆出自太祖。此云用嘉計,則為不同。又本傳稱(自)嘉料孫策輕佻,必死於匹夫之手,誠為明於見事。然自非上智,無以知其死在何年也。今正以襲許年死,此蓋事之偶合。
 
 
《傅子》把不少功勞都歸到郭嘉頭上。若郭嘉真能算出孫策被刺客暗殺於何年,那奉孝應該是「預知死亡之日的占卜師」而非軍師了。
 
 
精華區專論郭嘉的文章不多,多屬回文性質,未能引證深論殊為可惜,除此之外,敬請網友推薦公正客觀的論郭嘉之文。
 
 
感謝。
 
 
阿啡...于


延伸回應
2010-03-14 01:31:27
本文也發在臺大批踢踢。網友heavensun表示:「因為毛澤東捧郭嘉...對岸他很紅的」。
 
上網找了一下,還真發現毛澤東力推《郭嘉傳》的文章。
 
這是大陸近代政治人物推崇郭嘉的起源吧。
 
多謀善斷說郭嘉--毛澤東曾多次推薦人們讀《郭嘉傳》--中國共產黨新聞
 
毛澤東點評三國曹操重臣郭嘉 (人物)
 
毛澤東說郭嘉和曹操
 
毛澤東讀史論政藝術拾趣--中國共產黨新聞--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
我因學業關係,常需關注大陸研究文獻,在瀏覽《水滸傳》或其他研究資料時,發現研究者會引用《馬克斯、恩格斯全集》,例如王利器:《耐雪堂集》。不知道用意何在?難道是學術行規嗎?
 
毛澤東也愛讀水滸傳、紅樓夢,這兩部古典小說在中國大陸仍是研究熱潮,尤其是紅學。紅樓夢自有很高的文學價值,水滸傳也有相當研究價值。只是仍讓我懷疑是否政治力促使研究熱潮啊?
 
 
曾經探討過,當下網友是否有新見解呢?
 
至於火鳳燎原中的奉孝殺戮,有多麼黑暗,粉絲皆知,我也懶得深入提了。


延伸回應2
2010-03-15 04:33:29

※ 引述《scotty0000 (scotty)》之銘言
> =======================
> 這並不是哪一朝代的人解讀有異
> 引了古文,是不是就完全要照著古文的文意去闡釋?
> 從古到今,並沒有那麼專斷
> 劉曄用了那段的用意,跟郭嘉是否相同
> 這不是你我說了算的
> 劉曄是這意思,但不能就以此說郭嘉也是這意思
> 你這方面的邏輯已是偏頗了
> 充其量,你也只能從劉曄去推敲郭嘉應該是什麼意思
> 但不表示郭嘉就是你所想的意思
> 把話說得那麼決斷,也不過就是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 什麼叫公正?
> 你在這裡也擺明了,沒照你所想的,就不是公正了
> 否則我提出不需要太專斷的論述時你怎麼就如此跳腳呢?
其實我留一手。
 
引用「一日縱敵,數世之患」的人還有一位,即傳記緊接程、郭等人(魏書十四)之後的張既(魏書十五)。
 
張既出擊胡人佔領武威,在同僚兵力尚未會合時,又打算出兵攻打胡人,部下將領都說士兵疲倦,敵人士氣高昂,很難和他們交戰取勝,張既卻說:
 
《張既傳》
(張)既曰:「今軍無見糧,當因敵為資。若虜見兵合,退依深山,追之則道險窮餓,兵還則出候寇鈔。如此,兵不得解,所謂『一日縱敵,患在數世』也。」遂前軍顯美。胡騎數千,因大風欲放火燒營,將士皆恐。既夜藏精卒三千人為伏,使參軍成公英督千餘騎挑戰,敕使陽退。胡果爭奔之,因發伏截其後,首尾進擊,大破之,斬首獲生以萬數。
 
張既勸說部將火速攻打胡人,也是用這句「一日縱敵,患在數世(數世之患)」,雖詞稍異,然本意相同,並非姑息軟禁之意。
 
這句話在魏國群臣間使用頻率頗高。我點出郭嘉引用古語的典故,你大概不懂,才會又扯什麼專斷、偏頗。
 
某人要引用古語增強自己言論的說服力,勢必此古語是彼此雙方都能明瞭意涵及其背後典故、出處者,否則只是對牛彈琴,產生不了共鳴。恕在下直言,就如同我跟你的對話。
 
劉曄「才策謀略,世之奇士」;張既為「刺史總統諸郡,賦政於外、精達事機,威恩兼著」,如此才士要說他們引用古語卻不知此語典故與背景,也太貶低他們的學識了。
 
裴注引《傅子》載郭嘉建言曹操圖謀劉備的說法,既與《魏書》正反,《郭嘉傳》不載,又與《武帝紀》、《程昱傳》不合,硬要讓此說成立,才是罔顧證據,自我感覺良好的立說。
 
《傅子》這條不可信的材料所引用的古語,若硬要解釋成軟禁之意,那也同樣低估曹操的歷史知識。畢竟,連張既說服麾下部將都以「一日縱敵,患在數世(數世之患)」這樣彼此通曉的歷史典故;郭嘉說服曹操也用「一日縱敵,數世之患」,但用意卻偏偏不合古語?曹、郭皆非常人,難道學識還比不上張既帳下那一班無名的部將?
 
缺乏學識者,並非《傅子》作者、劉曄與張既,而是用現代眼光硬要鉚接兩則相左史料的後世史論家與網路論客。漠視證據,曲解文意,穿鑿附會,只為凸顯特定人士謀略高深算無遺策,實已走火入魔。
 
我已將此問題就教於原作者周澤雄先生「天生郭奉孝 - 周澤雄文字客棧 - 燕談博客」。已獲回應。你有興趣,可以去那邊聲援。
 
 
 
阿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