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3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文學】《虯髯客》中的血腥描寫

《虯髯客》節錄

……忽有一人,中形,赤髯而虯,乘蹇驢而來,投革囊於爐前,取枕欹臥,看張氏梳頭。(李)靖怒甚。未決,猶刷馬。張氏熟觀其面,一手握髮,一手映身搖示,令忽怒。急急梳頭畢,斂袂前問其姓。臥客曰:「姓張。」對曰:「妾亦姓張,合是妹。」遽拜之,問第幾?曰:「第三。」問妹第幾?曰:「最長。」遂喜曰:「今日多幸。遇一妹。」張氏遙呼曰,李郎且來拜三兄。靖驟拜。遂環坐。曰:「煮者何肉?」曰:「羊肉,計已熟矣。」客曰:「饑甚。」靖出市買胡餅,客抽匕首,切肉共食。食竟,餘肉亂切爐前食之,甚速。客曰:「觀李郎之行,貧士也,何以致斯異人?」曰:「靖雖貧,亦有心者焉。他人見問,固不言。兄之問,則無隱矣。」具言其由,曰:「然則何之?」曰:「將避地太原耳。」客曰:「然吾故非君所能致也。」曰:「有酒乎?」靖曰:主人西則酒肆也。靖取酒一剅。酒既巡,客曰:「吾有少下酒物,李郎能同之乎?」靖曰:「不敢。」於是開華囊,取出一人頭並心肝。卻收頭囊中,以匕首切心肝共食之。曰:「此人乃天下負心者心也,銜之十年,今始獲,吾憾釋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