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3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國】鬼謀奇才:程昱

 

 
 

操弄人性

黃巾之亂時,程昱故鄉東阿縣縣丞王度也起兵造反呼應叛軍,並燒掉縣中的倉庫,縣令嚇得翻牆逃跑,城中吏民扶老攜幼奔逃至渠丘山。程昱派人偵查監視王度的行動,王度等人因縣城空虛不能駐守,出城西五六里外駐屯。程昱向縣中大姓薛房等人分析王度為何不佔據縣城的原因:「王度等人奪得縣城卻不能留居,他的力量可想而知。這不過是想強劫財物,並沒有加強軍備攻城守地的志向。現在我們為什麼不相繼返回城中堅守呢?況且城牆又高又厚,有很多糧食,現在如果回去尋找縣令,一同堅守,王度一定不能持久,我們進攻就可以打敗他。」薛房等人都認同。這段情勢分析已經顯現程昱的權謀。首先,縣令遇亂逃跑,東阿有足夠能力與聲望主持大局者,只有戀土難移的地主大姓,程昱才以薛房等人為第一游說對象。其次,地主大姓因田地資產在東阿而不忍捨棄,未必敢領頭抗賊,程昱考慮到這點,才強調找回已經逃跑的縣令一同堅守,讓縣令擔當政治責任,縱使失利還有縣令可以頂著受罪。第三,東阿縣城牆高且厚,糧食物資又豐富,王度等叛軍卻不據守縣城而移師城外駐紮,顯見王度叛軍人數不多,軍事實力不足掌控整座縣城,才會選擇屯駐城外營砦自保。此種缺乏遠見的舉動被程昱看穿並刻意放大,成為游說薛房等人的最大賣點。程昱說服地主之後,縣城吏員與百姓卻不肯聽從,認為賊寇在西邊,他們只能往東走。」草賊作法遇上愚民想法,兩邊見識都不高。程昱為此下了猛藥,他先安撫薛房等人說:「愚民不可以商計大事。」再秘密派遣騎兵到官吏百姓東逃路線上的東山,舉起賊寇旗幟,讓薛房等人遠遠望見,大聲呼喊說「賊寇已經來了」,就下山與薛房等人奔往縣城。愚民不愧是愚民,被程昱的計謀嚇到,以為盜賊從東邊攻來,忙著跟隨程昱、薛房等人逃進縣城。此時又找到逃跑的縣令,於是眾人一同堅守縣城。之後王度等人前來攻城,未能攻下,打算撤離。程昱率領官吏百姓開城猛攻,王度等人戰敗潰逃,東阿因此保全。程昱初試啼聲操弄愚民的手段大獲成功。

 

明主來了

初平年間,袞州刺史劉岱徵召程昱不成。之後劉岱猶疑要順從公孫瓚或袁紹,召見程昱詢問對策,仲德審時度勢斷定公孫瓚終究會敗於袁紹之手,事實證明程昱眼光卓絕,也可看出程昱的遠見與時勢敏感度。劉岱拐著彎上表推薦程昱擔任騎都尉,想以薦官情誼籠絡仲德於麾下,程昱不領情,以有病為由推辭。

初平三年(192年)夏四月以降,劉岱在袞州為黃巾所殺,曹操於是年夏秋之際進軍袞州,約於秋季破黃巾於壽張縣東。程昱於劉岱死後、曹操進軍袞州時,應孟德徵辟而出仕。時年五十二的程昱欣然就任,讓同鄉人感到疑惑地說:「你怎麼前後的態度正相反!」程昱笑而不答。程昱微笑的原因,我們很清楚,賢臣擇主而仕,微笑是因「明主來了!」五十二歲的程昱以三城抗呂布,在曹操陣營嶄露頭角。

 

三城抗呂

曹操與程昱會談後很高興,任命仲德擔任壽張縣令。曹操征伐徐州,派程昱與荀彧留守甄城。張邈等人反叛迎接呂布,各郡縣群起響應,只有甄城、范、東阿聞風不動。呂布軍中投降的人,說陳宮打算親自率兵攻打東阿,又派汜嶷進取范,官吏百姓接懼。荀彧以程昱素得百姓景仰,尤其是東阿,請他回去勸說百姓抵抗呂布。文若則坐鎮甄城,確立三城抗呂的第一步。程昱返回東阿,路經范縣,游說縣令靳允抗呂。靳允的母親、弟弟、妻子與兒女都落入呂布之手,站在人倫親情的立場,靳允投靠呂布的可能性很高,但經程昱分析情勢後,靳允下定決心抗呂。當時汜嶷已至范縣,靳允於是設計殺掉他。程昱游說靳允,再次展現玩弄人性於股掌的手段。

程昱穩固范縣成為抗呂據點,達成三城抗呂第二步。程昱在前往東阿途中,先派騎兵截斷倉亭渡口(見《水經注疏》地圖26左下角),陳宮率兵來到這裡,不能渡河。程昱到達東阿後,縣令棗祗已率領官吏百姓,封閉縣城堅守,又有袞州從事薛悌協同謀畫,眾人協力終於保完三城。《任峻傳》裴注引《魏武故事》載令:「(棗)祗深附託於孤(按,指曹操),使領東阿令。呂布之亂,兗州皆叛,惟范、東阿完在,由祗以兵據城之力也。」東阿之守,蓋棗祗首功;程昱與薛悌為輔。薛悌讓我想起東阿大族薛房,雖未能找到史料證明兩者有關連。在荀彧、程昱主導,以及當地官員的協助下順利完成袞州三城抗呂。實際上三城抗呂,程昱可以說沒有獨佔的功勞,總是站在背後出謀畫策,連前往范縣、東阿也是因為荀彧之言。曹操還師袞州,握著程昱的手說「如果不是你出力,我就無處可歸了。(《程昱傳》)」程昱此刻雖嶄露鋒芒,但他不為天下先,總躲在人後的舉動,實在讓我好奇。當程昱獲得曹操肯定後,才開始有直言獻策的紀錄,一切都是從曹、呂濮陽之戰開始,這也是程昱「本縣略糧,位不至公」懸案的起源。







本縣略糧

《程昱傳》裴注引郭頒《世語》載:「早先,曹操缺乏軍食,程昱略奪本縣,供應三日軍糧,略微參雜人肉乾,因此失去朝廷中的聲望,所以官位不至於三公。」建安十三年(208年)春正月,「朝廷撤銷三公的官職,設置丞相(二十一年[216]改相國)、御史大夫。(《武帝紀》)」曹丕篡漢,復設三公,黃初元年(220年)改相國為司徒,御史大夫為司空,與太尉為三公(《通典》)。曹操掌政,雖無三公之名,然丞相、御史大夫近同三公。程昱死於黃初元年,仕魏近三十年,論資排輩,考績敘功,三公之位總該輪到他。生前不能封三公,死後追贈亦可,如陳泰薨,追贈司空;王基薨,追贈司空。程昱死後只追贈車騎將軍,本傳言「方欲以為公,會薨」云云,蓋廷議而未定,未必真有此意,縱有此意,未必能行。曹丕以賈詡為太尉,遭孫權譏笑,只因三公的標準是「具瞻所歸,不可用非其人。(《賈詡傳》裴注引《荀勗別傳》))」當時,程昱除公案纏身,人際關係也欠佳。魏明帝青龍元年(233年),議論平息,追溯先臣功勳,詔祀程昱與曹仁、夏侯惇於曹操廟庭。程昱身亡十三年,才後來居上,成為首波陪祀先臣。

若非時勢所迫,人類不至於吃同類。《世語》的簡短記錄有兩個考察點:一是曹操缺乏軍食的時間點;二是程昱略本縣的時間點。兩點若重合,則可提高此段史料可信度。

曹操起事初期,最可能乏糧的時間點是興平元年末~二年初之際(194195年),此時正當曹操與呂布爭戰袞州,兵災遍地,加上起蝗蟲,雙方都缺乏軍食而退兵(《武帝紀》)。這年一斛糧穀要五十餘萬錢,出現人吃人的現象。建安元年(196年),曹操採用棗祗、韓浩的議策興屯田,任峻繼之而成大功,此後「州郡依例設置屯田官員,所在囤積糧穀。軍隊征戰討伐四方,沒有運送糧食的勞苦,於是完全討滅賊寇,制服平定天下。(《武帝紀》裴注引《魏書》)」

興平元年夏季(194年),曹操自徐州還師鄄城,大概在此時向朝廷上表程昱為東平相,屯駐范縣(《程昱傳》)。曹操進軍濮陽攻打呂布,相持百日不下,蝗蟲起,兩軍各引去。秋九月,曹操回到甄城,袁紹派使者欲連和,曹操因剛失去袞州,軍食缺乏,打算答應,被出使回來的程昱勸阻。冬十月,曹操至東阿。隔年春天,曹操即襲擊定陶。

曹操在九月就缺乏糧食,而於十月前往東阿的原因,可能是棗祗治理的東阿尚有餘糧,程昱協防過東阿,故將此資訊回報曹操。甄城至東阿會路過范縣,曹操亦可順路視察僅剩三城的守備情況,這也是駐守范縣的東平相程昱最可能供應三日糧食的時間點。程昱所略的本縣,當即范縣。「略」是搜刮奪取之義。興平元年(194年)秋天,蝗蟲大起人民相食的社會背景,范縣應該也不例外。范縣若已乏食至人吃人的情況,程昱所略的食糧中雜有人肉乾,實不可免。現在難以判定三日軍糧中的人肉乾,到底是程昱殺害當地人民後刻意雜入;還是掠奪當地人民互食而產生的人肉乾餘糧。程昱勸阻曹操連和袁紹,深知曹操為乏糧所苦,為此,無視掠奪范縣而來的三日食糧中雜有人肉乾的作法,的確讓人不寒而慄。程昱為了曹操,不惜採取此種激烈手段,實非常人所能為。對程昱來說,只要能存續曹軍實力,他不惜任何代價,包括吃人肉。這種作法讓程昱進入權謀的反面,遠離清明政績的評價,掙脫德行操守的束縛,隱身於人性黑暗之中,縱然有所作為,官運已難至人臣頂峰。

 

洞悉主心

曹操與呂布在濮陽交戰,多次失利。此時鬧起蝗災,雙方各自帶兵離去。興平元年(194年),袁紹趁此機會派人遊說曹操和好,想讓曹操把家遷到鄴居住,實際上是要以曹操家人為人質,做為雙方聯合的保險手段。曹操因剛失去袞州,軍隊又缺乏糧食,打算答應袁紹。程昱出使剛回,面見曹操,趁機確認與袁紹和好的消息是否屬實。程昱再次展現他洞悉人性的心理手段,讓曹操明白自己的野心絕不肯居人之下,成為韓信、彭越那種鳥盡弓藏功成之後被斬殺的將才。直言袞州雖殘破,但還有三座城,能作戰的士兵,不下於一萬人。又有荀彧與自己輔佐,只要收納人馬加以利用,霸王之業可成。曹操於是中止與袁紹和好的打算。

建安元年(196年),曹操打算恭迎漢獻帝都許,諸將還在疑惑,荀彧、程昱力勸實行。此時曹操謀士以荀彧、程昱為首,建安元年(196年),荀攸與郭嘉才剛仕曹,賈詡遲至建安四年(199年)才歸曹。荀彧與郭嘉促使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為曹軍勢力打下穩健的政治正確根基,此後四方征討師出有名。

興平元年(194年),曹軍謀主僅荀、程二人,程昱已有高度自信可輔弼曹操成就霸業。就是這種自信,讓他毫不猶豫地進言曹操斬殺才剛歸附的劉備。

 

建言殺劉

呂布圖謀袞州失利,敗逃至徐州投靠劉備,後反客為主奪佔徐州。建安元年(196)冬十月以降,劉備敗逃至袞州歸附曹操。程昱當下建言曹操殺掉劉備,但不被採納。《武帝紀》與《程昱傳》都記載此事,進言殺劉備者只有程昱一人,而建言反對者則是郭嘉。

程昱勸曹操說:「我看劉備有雄才大略而且很得人心,終究不會做別人的屬下,不如趁早除掉他。」曹操說:「現在正是收攬英雄的時候,殺一人而失去天下人的心,不能這樣做。(《武帝紀》)」

《郭嘉傳》裴注引王沈《魏書》載:「有人對曹操說:『劉備有英雄的志向,今天不趁早殺掉他,以後必定是禍患。』」這個「有人」的人,當即程昱。曹操因此徵詢郭嘉意見,郭嘉則說:「有這種情況?曹公您拿寶劍興義兵,為百姓克除暴亂,以推誠仗信來招納俊才豪傑,猶然懼怕這樣還不夠。如今劉備有英雄的名聲,因窮途末路而歸附我方,反而加害他,害賢的聲名若傳出去,則智謀之士(智士)將猶疑卻步,回心轉意再擇良主,曹公將要與誰平定天下呢?除去一人之患害,而危害到四海的聲望,安危的選擇,不能不明察。」曹操笑著說:「郭嘉你深得我心」。對照《武帝紀》的說法,曹操當是先有此心,然猶疑未決,徵詢智囊的肯定意見來強化自己的決心。從曹操回覆程昱的說法,與《魏書》所載的郭嘉建言,本意相同,追記有異而已。

 

《武帝紀》:「殺一人而失天下之心。」

《魏書》:「夫除一人之患,以沮四海之望。」

 

《郭嘉傳》裴注引《傅子》記載郭嘉勸曹操殺掉劉備,裴氏案語指出《魏書》所載剛好與《傅子》的說法相反。以郭嘉深謀遠慮的作風來看,應該不至於出爾反爾才對。我認為《傅子》的說法是抄錄自《武帝紀》與《程昱傳》再加以整合而成。原文考辨,不再語譯。

 

《傅子》:「(郭)嘉言于太祖曰:『(劉)備有雄才而甚得眾心張飛、關羽者,皆萬人之敵也,為之死用。嘉觀之,備終不為人下,其謀未可測也。古人有言:『一日縱敵,數世之患。』宜早為之所。』……太祖恨不用嘉之言。」

《武帝紀》:「程昱說公曰:『觀劉備有雄才而甚得眾心終不為人下,不如早圖之。』」

《程昱傳》:「劉備有英名,關羽、張飛皆萬人敵也……。」

 

《傅子》如何想到把「建言殺劉」的口水功勞歸到郭嘉身上呢?曹操派遣劉備到徐州截擊袁術,程昱和郭嘉都勸曹操說:「您前些日子不想殺掉劉備,我程昱等人確實比不上您的胸懷。現在把軍隊借給劉備,他一定會有異心。(《程昱傳》)」這段話看來像是進言殺劉備是程、郭兩人的共識,其實兩人的共識是不能借兵給劉備。《傅子》藉此大做文章,還東抄西抄整合成篇,把程昱的遠見攬到郭嘉身上。《傅子》紀錄頗多郭嘉本傳不載的事跡,且多為褒美之詞,讓人懷疑《傅子》對郭嘉情有獨鍾已近偏愛。《傅子》記載的郭嘉事跡應該重新審視才是。

從嚴謹的角度判斷進言曹操斬殺劉備的人,確定是程昱。《程昱傳》在行文中帶到郭嘉姓名,只是陳壽表示兩人共同勸阻曹操借兵給劉備。

劉備與呂布於徐州相爭時,據《先主傳》裴注引《魏書》載:「呂布麾下諸將領進言劉備數次反覆難以蓄養,應該盡早殺掉他。呂布不採納,還說給劉備聽。」呂布諸將認為要盡早殺掉劉備,是因雙方在徐州處於軍事角鬥情勢,有此想法實屬正常。劉備被呂布打敗而投靠曹操,呂布實為曹、劉共同的敵人,同仇敵慨一起討呂才算正常,然而程昱卻主張殺掉劉備。程昱建言殺劉,並非曹操陣營的主流意見,老闆曹操與同僚郭嘉都不認同。從事後諸葛亮的觀點來看,曹操當時殺掉劉備,會扭轉後半生的兩場敗仗。郭嘉對劉備來投的分析,切合曹操勢力初期發展情況。程昱思慮並非不及,卻反其道而行,直欲斬殺劉備免除後患。這是程昱特有的權謀韜略,他打算剷除一切可能危害曹軍強盛的潛藏勢力幼苗。郭嘉知道劉備是英雄,在劉備歸附之時寧可保存他的性命,而不願輕易下殺手,是為了曹軍招賢納能的光明未來作打算。郭嘉還帶著養鷹飼犬為吾前驅的浪漫想法,程昱則想趁狼崽虎子尚未強壯便剝下他的毛皮,那怕此舉會嚇跑其他觀望歸附的麒驥麟騄。程昱雖有自信可輔佐曹操成就霸業,但在荀攸與郭嘉仕曹後,曹操智囊團勢力產生微妙變化,程、郭對劉備歸曹的處置歧見只是開端。

 

虛兵守甄

曹操於建安四年(199年)秋八月進軍黎陽,開始征伐袁紹。建安五年(200年)二月,袁紹在黎陽,將要渡河南下。當時程昱與七百士兵駐守甄城,曹操聽到袁紹將要渡河南下的消息,派人告訴程昱,打算給他增加兩千士兵。程昱不肯,說:「袁紹擁有十萬軍隊,自以為無所阻擋。現在看到我程昱兵力少,一定會輕易不來攻打,攻打就一定會攻克。白白地使甄城守兵與曹公增援部隊兩方損失兵力。希望您不要有疑慮!」曹操聽從了他的意見。袁紹聽說程昱兵力少,果然不去攻打。曹操對賈詡說:「程昱的膽量,超過了古代的勇士孟賁、夏育。」程昱的膽量是以智略為後盾,審時度勢揣測人心,斷定袁紹不會因為區區七百駐軍的甄城,而勞師動眾或分兵別道來攻打。程昱在敵人兵勢所及之處,以孤城之力展開「虛中有實」的反攻計畫。「虛」是維持甄城兵微將寡的表象,「實」則是三年生聚奮力一擊。

自建安四年秋八月至八年春三月(1999月~2033月),程昱收納山澤中逃亡的人,得到精兵幾千人。同年三月以降,程昱帶領軍隊和曹操在黎陽會合,討伐袁譚、袁尚,期間與李典配合,以船運軍糧(《李典傳》)。後袁譚、尚戰敗逃走。曹操授任程昱為奮武將軍,封為安國亭侯(《程昱傳》)。

程昱謝絕曹操的兩千援軍,實是仲德自信處,無須外來援助即可守住城池,進而利用游離人力資源,再建精兵隊伍奔赴前線作戰。當程昱拒絕曹操援軍時,應該早就估算到山林草澤之中還有可用之人。曹操傾全力北伐袁紹時,程昱不願分散老闆的軍事資源,而是利用自己能掌握的政軍權力,再搾出相當人力練成精兵。

這一年,程昱六十歲。《禮記‧王制》:「六十不與服戎。」程昱仍奮戰不已。

 

料孫資劉

曹操征伐荊州,劉備逃奔吳國。議事的人認為孫權一定會殺掉劉備,程昱推斷說:「孫權剛剛繼位,還不被國內的人所畏懼。曹公在天下沒有敵手,剛剛奪取荊州,威勢震撼長江以南地區,孫權即使有智謀,也不能獨自抵擋。劉備有著英雄的名聲,關羽、張飛有戰勝萬人的勇力,孫權一定會幫助他們來抵禦我們。孫、劉聯合的局面難以分化,等到劉備的實力已經形成,孫權又不可能殺掉他了。」孫權果然多給劉備兵力,來抵禦曹操(《程昱傳》)。

程昱對劉備的利用價值瞭如指掌。劉備,當殺不殺,後必為患,自徐州奔袞州投靠曹操之事;勢不能殺而不殺,後亦為患,劉備自荊州轉東吳聯合孫權之事。議事的人認為孫權會殺劉備,是依據早先程昱建言殺劉備的想法。當時程昱建言殺劉備,是認為曹操有足夠能力抗衡當時共同的敵人呂布;劉備流轉東吳,孫、劉共同的敵人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曹操,孫權及其智囊再怎麼不智,也該知道只能聯合次要敵人對付主要敵人。孫權跟他的智囊只能走到聯劉抗曹,卻無法辦到吞劉併荊。這是劉備歸曹抗呂,與聯孫抗曹在本質上的不同。殺死劉備,對曹軍雖有失天下之望的潛在危險,無法預料影響範圍,至少不是急迫性的危害;玄德若死,東吳則要孤軍抗曹,是立即性的危害,傷害評估顯而易見。程昱高明之處在於他算出劉備羽翼豐滿後,軍事實力便超出孫吳掌控範圍。程昱想盡早除掉劉備的原因在此,因為這很可能是一道連他都無法解決的難題。曹操赤壁戰敗高言:「要是郭奉孝還活著,不會讓我落到這種地步。(《郭嘉傳》)」事實上,正因為郭奉孝在,才讓曹操落入被劉備打敗的處境。我忘不了勸阻曹操殺劉備的人正是郭嘉。郭嘉並非算無遺策之人,傳記不與二荀、賈詡同列而位居程昱之下,除天年不遂早死之故,阻殺劉備的失策是讓史官把他的傳記排在程昱之後的主要理由。

曹操感嘆之言聽在程昱耳中格外刺耳。你被劉備與孫權聯軍打得落花流水,勸阻你殺劉備的是郭嘉,你歎惜的人卻是奉孝?!曹操回顧過往,找臺階退場,答案是「死奉孝勝活仲德」。程、郭智謀交鋒,勝負於此判定。建安十四至十六年(209211年)之間,程昱上表歸還兵權,引退閉門不出,或因此故。

 

善處父子

建安十六年(211年)秋七月,曹操西征馬超。曹丕留守,任命程昱擔任參軍事。田銀和蘇伯等人於河間起兵反叛,曹丕派遣將軍賈信前往討伐。賊寇有一千餘人請求投降,議論的人都以為應該如同先前的老方法處置,程昱說:「誅殺投降的人,是在紛亂不安的時候,天下豪傑乘時興起,所以包圍之後投降的人不赦免,以展現威勢於天下,開闢攻勢順利的道路,讓對方不至於堅持到包圍。現今天下大略評定,而且在國土之中,這必定投降的賊寇,殺掉他們沒有威嚇震懼之效,並非從前誅殺投降者的用意。臣程昱認為不可誅殺他們;縱然要殺,應該先讓曹公知曉。」眾多議論的人說:「軍事有專權,不用請示。」程昱不答話。曹丕起身入內,特別引見程昱說:「你有話沒說完嗎?」程昱說:「凡不待請命而行事的人,是有臨時的急迫性,瞬息之間的事。現今這賊寇受制在賈信之手,沒有朝夕之間的變異。所以老臣程昱不希望將軍殺降俘。」曹丕說:「你想的很對。」即刻報告曹操,曹操果然不誅殺降俘。曹操回師,聽說這件事很高興,對程昱說:「你不但通曉軍事謀略,又善於調和人父子之間(善處人父子)。(《程昱傳》裴注引《魏書》)」

田銀、蘇伯之反有好幾路人馬前往討伐。曹仁奉曹操命令,代理驍騎將軍,統領七支軍隊討伐田銀等人,打敗了他們(《曹仁傳》)。曹丕曾打算親自征討田銀,經常林勸說後,派遣將領前往討伐,隨即攻克平定(《常林傳》)。據《魏書》,曹丕派遣的將領是賈信。軻比能隨閻柔擊破田銀和蘇伯等人(《鮮卑傳》)。丞相府長史國淵,統管留守的事務,勸阻誅殺田銀之亂的殘餘黨羽,曹操採納(《國淵傳》)。合理的解釋是,曹操派遣曹仁統領七支軍隊討伐田、蘇之反,閻柔、軻比能、賈信都在其間或協同齊攻。曹丕請示降俘處置方式,國淵進言不斬殺降俘,曹操決行。曹操回師後才從曹丕口中得知是程昱建言不殺殘存黨羽。程昱因此次建言讓曹操對曹丕的印象加分,所以當曹丕登基為帝時,思及過往,才讓已被免官的程昱復歸原職。從曹操「善處人父子」的評語,好似程昱猶有不為人知的一面。程昱「性剛戾,與人多迕」(《程昱傳》),仲德雖瞭解人性,未必能順人情。程昱建言曹丕勿殺降俘,其實沒有調和曹氏父子之情那麼簡單,而是擔心曹丕因軍事專命殺害降俘之後,讓曹操對曹丕有專斷嗜殺的負面觀感,這是政治考量。反亂既已討平,暫時沒有突發狀況,派遣使者請示曹操要斬殺降俘與否,是最保險的作法。人死不能復生,殺了才說要赦免,這會有麻煩。從國淵的建言可知,曹丕與程昱出對牌了。這個事件只是程昱「操弄人性」的番外篇而已。

 

知足歸兵

赤壁之戰以後,中原地區逐漸平定,曹操拍著程昱的背說:「袞州失敗時,如果我不採用你的計策,我怎麼會有現在這樣的局面呢?」同族的人奉獻牛酒聚會,程昱說:「知足就不會受辱,我可以引退了。」於是自動上表交出兵權,閉門不出了(《程昱傳》)。

曹操審視程昱的功績,絕口不提進言殺劉備之事,似有忌諱,但言袞州三城抗呂,視此為程昱仕官生涯的最大貢獻。程昱引退的原因,除「死奉孝勝活仲德」之外,和他「性情剛直暴躁,與人交往多有冒犯」(《程昱傳》),因而被告發謀反有關。曹操聽聞此事,給程昱的賞賜和待遇更加優厚。也許因為閒居在家,待遇又優渥,高年七十七歲的程昱,犯了「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論語‧季氏》)」的毛病。建安二十二年(217年),魏國既建,程昱為衛尉(中二千石,第三品,掌宮門衞士宮中徼循事),與中尉(中二千石,第三品。掌宮外戒司非常水火之事。月三繞行宮外及主兵器)邢貞爭儀仗、侍從,被免去官職。三年後,黃初元年(220),曹丕登皇帝位,程昱復任衛尉,進封安鄉侯,增加食邑三百戶,加上以前的一共八百戶。不久之後,程昱過世,追贈車騎將軍,諡號肅侯。程昱食邑、諡號與魏文帝朝太尉賈詡相同,只是食邑少郭嘉兩百戶(《郭嘉傳》)。

鬼謀奇才程昱就這樣度過他八十年的人生,侍奉曹氏父子近三十年的生涯,伴隨著人性黑暗、權謀鬥爭與冒險犯難,雖未能晉升第一等謀主,然謀略前瞻,亦坐四望三而已。若計謀韜略真有光明與黑暗之別,程昱耐心等待五十二年才出仕曹操,論「操弄人性」、「本縣略糧」、「建言殺劉」與「虛兵守甄」,皆非正大光明之道,只要能成就人主霸業,手段黑一點,倒也無妨。這是程昱不及二荀之處,但與賈詡當在伯仲之間。可惜曹操有奸雄之名,亦未能善盡黑暗軍師程仲德之才。世人只知奉孝若在,豈知奉孝不在,才是正宗程昱黑暗兵法揚威三國之時,只是完全的黑暗又有那位人主能盡用呢?

 

稗說賺庶

《三國演義》中,徐庶為劉備出謀畫策,讓曹軍大吃苦頭,曹操因此苦惱。程昱獻計賺徐母至許昌,再詐言與徐庶結為兄弟,騙得徐母筆跡,作假書賺徐庶歸魏,徐母因此而死,讓程昱背上不仁不義罪名。這純屬小說虛構,與程昱無關。

呂布奪袞州時,程昱勸范縣令靳允勿因母親為呂布所擄而叛逃,維持三城抗呂,終能復奪疆土母子均安。《程昱傳》裴松之引徐眾評,提及「是以求忠臣必於孝子之門,(靳)允宜先救至親。徐庶母為曹公所得,劉備乃遣庶歸,欲為天下者恕人子之情也。曹公亦宜遣允。」徐盛認為靳允應先救至親,並舉徐庶母為例,表示曹操也該讓靳允歸附呂布成全人子之情。小說家讀史至此,逕以程昱為獻計之人(《三國演義》第三十六回)。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

 






徐庶廟:徐庶展卷塑像




徐庶廟:外堂景觀


轉念一想,曹操諸謀士中最適合提出此黑暗陰沈詭計者,似以程昱最適合。從仲德操縱人性、善度人心與不吝殺人的謀略風格,加上裴注陳盛評的歷史誤讀,程昱自然而然地被小說家利用而被歸入黑暗之中,成為小說中陰險毒辣的鬼謀奇才。

 

 




程昱夢登泰山手捧日


 

後言

對程昱感興趣,是因「日立」組合成的「昱」字。寫完這篇,我才發現程昱與郭嘉有如此糾結。《傅子》所記載的郭嘉事跡,還有廓清審明的空間,郭嘉建言殺劉備抄錄改寫自《武帝紀》與《程昱傳》只是冰山一角。經此一讀,才發現魏國還有許多有趣的人物,以前隨意、片面閱讀而形成的既定印象,不足以解讀歷史人物的一生。此文還有許多不足夠之處,但已是我近年來最努力寫的一次,以此就教網海群英。

 

 
 
 
阿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