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上梁山

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37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國】論陣形之一


快轉至7:00以後


《決戰時刻》也有單兵(實際是三兵)作戰的精彩畫面。梅爾及其二幼子在樹林埋伏二十餘人的英軍隊伍,善用地形與隊伍位置變換,成功格殺二十餘人,雖然電影情節誇張,但仍足以表達隊形(陣形)之重要性。




中國自《孫子兵法》出現,就很少搞排排站好等你開槍我才開槍這套。



《孫子兵法》約成書於春秋末年(一說西元前515至前512)。在此前還有人搞這套,但在當時即被譏笑,後世笑更大,毛澤東評價宋襄公(西元前650年至前637年在位)在泓水之戰(西元前638年)中的表現為「蠢豬式的仁義道德」。



《左傳‧僖公‧二十三年》宋(襄)公及楚人戰于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濟.司馬曰.彼眾我寡.及其未既濟也.請擊之.公曰.不可.既濟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陳而後擊之.宋師敗績.公傷股.門官殲焉.國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傷.不禽二毛.古之為軍也.不以阻隘也.寡人雖亡國之餘.不鼓不成列.子魚曰.君(指宋襄公)未知戰.勍(通彊)敵之人.隘而不列.天贊我也.阻而鼓之.不亦可乎.猶有懼焉.且今之勍者.



孟子曾言:「春秋無義戰。」此處我不想過度延伸及岔題探討春秋有無義戰。



後世搞禮戰這套遊戲的人多被記載於史書,如三國的羊祜與陸抗。



《三國志‧陸遜傳》裴注引《晉陽秋》,(陸)抗與羊祜推僑、札之好。抗嘗遺祜酒,祜飲之不疑。抗有疾,祜饋之藥,抗亦推心服之。于時以為華元、子反復見於今。《漢晉春秋》曰:羊祜既歸,增脩德信,以懷吳人。陸抗每告其邊戍曰:「彼專為德,我專為暴,是不戰而自服也。各保分界,無求細益而已。」於是吳、晉之閒,餘糧栖畝而不犯,牛馬逸而入境,可宣告而取也。沔上獵,吳獲晉人先傷者,皆送而相還。抗嘗疾,求藥於祜,祜以成合與之,曰:「此上藥也,近始自作,未及服,以君疾急,故相致。」



送敵人好酒、好藥這種事情,只要在其中下毒就可幹掉對方統帥,為何不做?正因不做才傳為美談;就算做了也可能載於青史,只是不會變成美談而已。



現代戰爭中不善應用隊形、兵法會被譏笑。引用電影《冷血悍將(Ronin)》,




影片描述殺手要埋伏一隊車隊,軍事傻冒表示在道路兩側埋伏狙擊手(影片0:20~30),卻不知道這樣可能射傷彼此(影片1:00);糾正軍事傻冒的狄尼洛更用一杯咖啡埋伏(影片0:35與1:23)他,讓人拍案叫絕。



陣形(隊形)、兵法,只要動武就是必備。



若以個人為主體,人世為客體,要在客體的人世生存,主體的個人時時必須戰鬥,當然也要用到兵法即待人接物處世之道,但這偏向形而上,不贅言。



拳擊是一種格鬥技運動,只能用拳頭應敵。但就算拳擊運動的攻擊精簡到只能用一雙拳頭,連出左拳或右拳都是一種詭計,佯出左拳實出右拳就可以KO對方;再加上腳法變換位置調整敵我距離、體力不支擒抱對方的時機,都是高深的兵法。



拳擊運動精簡至此,尚且講求戰術論兵法,何況那些荷槍實彈、枕戈待敵耗費大量時間訓練殺敵技巧的軍事專業人員、業餘軍事人員,以及專業殺手,怎可能不談不用兵法、隊形。



拳擊運動可參看《第一神拳》。我引用拳擊運動並非貶低,而是類比,請勿做過度聯想,重點不在這。
 


阿啡…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