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青梅煮酒論三國,梁山聚義說水滸。
蘭亭集會談文學,舞文弄墨訴衷腸。
曲水流觴賞名篇,琉言啡語戲乾坤。
  • 37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水滸】嗜讀水滸為那般?快意恩仇,任性而為

 



      《水滸傳》的確因遊戲而增添許多樂趣。童年時看過關公電視劇,聽阿公說過關公有多勇猛,梁山好漢的同年印象居然是任天堂紅白機的遊戲卡匣。在識字之前已經看堂哥在電視螢幕上移動一個個小方框,玩著夾雜少許漢字的《水滸傳》遊戲,豹子頭林冲、花和尚魯智深都不敵入雲龍公孫勝的妖術,但也僅止於此,沒有再深一步的認識,未達迷戀的程度。

 





        國、高中時期,在國文課本及參考書上讀到《水滸傳》的片段故事,印象最深刻的是林冲夜奔。我異常迷戀這段故事,常以「雪夜上梁山」自述心境。高中離家有段距離,須清早搭公車至市區,放學後等公車的時間,我除了待在美術社團外,幾乎都在市區四間書店流連,真有「我不在書店,就是在往書店的路上」的感覺。《水滸傳》是我買的第一本古典小說,卻是一個不完整且被改造成喜劇結局的七十回本。之後斷斷續續讀了一百二十回《水滸全傳》,梁山好漢因征方臘而死傷慘重,讓我久久難以釋懷。當時我沒發覺七十回本如何延長為一百二十回,只是單純獵奇,想知道匯聚一百零八條好漢的梁山泊,會如何走下一步。想通這一點,花了五年的時間。


我反覆讀這個本子,直到二技一年級(相當大學三年級),親炙恩師現代小說研究的教誨後,才初次瞭解到如何閱讀小說的深層意涵。那一年也是萌生從材料科學系轉戰中文領域的念頭。一年後,當部分同學推甄上材料研究所而開始悠閒時,我還在雙邊奮戰,準備材料所推甄與漢學所考試,最後沒有錄取南部的某一所大學(校名就叫義守),卻考上漢學所。


漢學所一入學,在師長、同儕與網路的幫助下,打通搜尋研究文獻的任督二脈,我開始瘋狂蒐集《水滸傳》相關研究資料,動作之大,連所上師長、學長姊都風聞有個新進學生狂愛《水滸傳》。但此時我仍未自覺去探索喜愛《水滸傳》的深層原因。


我就讀漢學所並苦等一年後,恩師才進入漢學所擔任教職。中文相關系所的學生,通常得在碩一下學期之前找到論文指導教授。恩師事後說:「既然是她把我引進漢學所,擔任指導教授似乎是免不掉的責任。」恩師研究現代小說,對古典小說也有所涉獵,眼見我對《水滸傳》近似迷戀的研究態度,屢屢告誡應避免過度深入,落入當局者迷的困境,應適當抽離並與研究文本保持適當距離,用學術視角看待文本,否則很可能落入一廂情願的自說自話,意即本人以為是常識的《水滸傳》概念,對於初接觸的讀者卻是如同天書無字碑般的不得其門而入。熱愛研究文本,可提升研究興趣與效率,但若不能以相對的客觀角度看待,研究結果難免失於偏頗。


碩士階段的論文撰寫訓練,讓我用理性的學術研究態度看待《水滸傳》,但仍未解開為何喜愛《水滸傳》的大謎團。畢業後,在家待了一年,真的閒適幾近無所事事的放空生活。而後入伍當兵——我這一生最害怕的人生階段——僅服役11個月便順利退伍。退伍後花了三個月找工作,百般碰壁的求職環境讓人心慌。好不容易獲得工作機會,來到豔陽港都就業,至今已近半年,終於讓我明白狂愛《水滸傳》的原因,簡單說就是八個字:「快意恩仇,任性而為。」


林冲夜奔上梁山,讓我動容。林冲原本有幸福美滿的家庭,受人敬重的社會地位,一份不錯的工作,本可能就此無風無浪終老一生。不料因頂頭上司的義子高衙內看上自己美貌的妻子,頓時遭受劫厄,被朋友出賣、上司迫害,落入圈套惹上官司刺配千里。當林冲離鄉背井前往刺配地,忍氣吞聲地奉承押解胥吏時,還傻傻盼望服刑期滿回歸故鄉,一切重來,與妻子白頭偕老。高俅眼見義子高衙內因淫慾未遂而佯病時,竟派手下前往遠方刺殺林冲,欲斷絕林冲妻子的苦守貞志而改嫁其子。一再忍氣吞聲的林冲卻因天可憐見而躲過索命大火,在山神廟中暫避風雪,卻因此獲悉高俅刺客的陰謀詭計,一時怒火攻心大開殺戒——連殺三人,包括童年至交陸謙——最終只能透過朱貴酒店,謀取上梁山入夥的機會。林冲在梁山站穩腳步後,企圖探望仍在東京的家人消息,但其岳父亡故,妻子也因高衙內逼婚改嫁而懸樑自盡。林冲與正道社會的連結至此斷絕,終生不曾續娶,直至病亡。林冲委曲求全隱忍不發的堅強意志,不論在那個時代都讓人感佩,類似的迫害情事也可能一再發生,逼迫他放手一搏事後遠遁草澤萑苻,再做後圖。林冲並不孤單,楊志、武松、魯智深等人都是他的夥伴。齊聚梁山的一百零八條好漢,終究回歸正道社會,抗外侮、平內亂,在政府高官眼中,林冲等英雄豪傑雖未能取得落草前的社會地位與評價,也未能清君側,將貪官污吏都殺盡,卻成為中國有史以來最有名的反叛英雄,自古以來的盜匪沒有比梁山好漢更出名的,誠如《投名狀》中楊二虎(劉德華飾)所言:「做匪,我們要做最大的。」


「要高官,殺人放火受招安!」受招安的梁山好漢沒做高官,一百零八人中有三分之二戰死異鄉,難保能魂歸故里,這種悲壯式的結局,不是我想看的,卻促使我研究《水滸》的內涵底蘊,也讓我瞭解何以與《水滸傳》有如此大的共鳴。環境現實不容許「快意恩仇」,社會秩序更不允許「任性而為」。我只能在一個又一個的夢境中,尋尋覓覓一座梁山泊,期盼與梁山好漢歃血為盟,大碗酒大口肉,暢談胸中壯志。陶淵明的桃花源讓千古文人心生嚮往不停尋覓;施耐庵的梁山泊是萬代武人的心之所向,並非終南捷徑,而是受挫暫避蓄積能量再次出發的轉戰基地。我受傷流血、受挫遭陷,凡我友朋共聚一地不離不棄,時移世變,惟我梁山亙古永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